• 长江商报 > 郭春生涉信披违规再遭立案 紫鑫药业46亿债务逾期寄望重整

    郭春生涉信披违规再遭立案 紫鑫药业46亿债务逾期寄望重整

    2023-01-09 07:54:3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多方质疑尚未厘清,曾经的“东北参王”紫鑫药业(002118.SZ)及郭春生再遭立案。

    近日,紫鑫药业发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和原实际控制人郭春生立案。

    这并非郭春生首次“犯事”。在郭春生的领导下,紫鑫药业曾靠着“人参第一股”的名头,在二级市场上声名大噪,然而,2010年,郭春生家族因隐瞒大量关联交易遭证监会调查,虽然最终案件以信披违规收尾,但也为后来紫鑫药业的一落千丈埋下了伏笔。

    曾经逆势大肆举债囤积人参的紫鑫药业,截至2022年9月末存货已经达到76.10亿元,净利润持续亏损。目前公司逾期债务金额达45.9亿元,破产重整尚未有实质进展。

    “人参概念”吹起资本“气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紫鑫药业的成就源于郭春生,落魄也源于郭春生。

    1971年3月,郭春生出生于吉林敦化,在1992年大学毕业后开始从事药品销售工作,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他与医药结下了不解之缘。

    与不少销售出身的上市公司领导人一样,在替人打工的这段时间里,郭春生也早早展现了他过人的销售天赋。他推行了流动广告,并收获了不错的效果。不过,他并不甘心一直囿于销售这个职位。几年后,听说有一家制药厂破产,郭春生大胆且魄力地买下,这家制药厂名叫通化紫金药业有限公司,也就是紫鑫药业的前身。

    通过积累下的经验和人脉,郭春生很快带领制药厂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他也不满足于此,他的心中还有一个上市梦。2007年,不断做大的紫鑫药业成功上市,郭春生也圆满完成梦想。

    有意思的是,紫鑫药业最初上市的时候,“东北参王”的桂冠还未落在它的头上,而之所以后来会成为“人参第一股”,正是仰仗郭春生过人的营销手段。

    2010年,吉林省加大对人参产业的推进和扶持力度,而作为当地上市公司,紫鑫药业立刻抓住了机遇参与其中,声称要配合人参产业的新腾飞,要做一项人参基因组图谱测序,从而培育出优质、高产的养殖新品种,同时还宣布募集10亿资金,建人参加工厂,并囤积人参。

    消息一出,二级市场回应热情。2010年7月,股价仅2.58元/股的紫鑫药业如同坐上直升机,在2011年7月,股价达到12.2元/股。2011年,公司可以说是股价业绩双丰收,当年实现营收9.28亿元,净利润2.17亿元。

    令人诧异的是,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紫鑫药业在一片质疑与愤怒中于8月17日宣告停牌。

    2011年8月16日,一篇标题为《自导自演上下游客户 紫鑫药业炮制惊天骗局》的报道,质疑紫鑫药业涉嫌“空买空卖”和虚假交易。第二天,该公司股票开始停牌。但在停牌的一个月内,紫鑫药业始终未拿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虽然这件事最后以信披违规收尾,但值得注意的是,紫鑫药业一直是家族式持股,在2011年“新财富500富人榜”的统计数据里,紫鑫药业掌门人的资本计算是以“郭春生家族”为名。2010年10月份,郭氏家族财富仅为16亿元,2011年7月,郭氏家族财富累积达到47.91亿元。

    2012年,郭春生因病辞任董事长,但其在上市公司的实控人身份,直至2021年才发生变化。

    三年不到亏空上市以来全部净利

    逆势囤货造成的连锁反应,成为紫鑫药业疲态尽显的重要原因。

    2007年3月,刚上市之时的紫鑫药业,存货基本上在3000万元左右低位。然而,从2010年开始,随着公司挺进人参产业,存货开始急剧飙升。2010—2017年,其存货从1.73亿元猛增至48.33亿元。

    2018年起,紫鑫药业业绩开始剧烈下滑,当年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滑53.15%,但其并未放弃囤货,2018年至2021年,公司存货分别为61.09亿元、67.56亿元、68.52亿元、76.03亿元。截至2022年9月末,其存货高达76.1亿元,其中大部分都是“消耗性生物资产”,即人参。

    随着人参愈发难卖,紫鑫药业库存难清。截至2022年9月底,其存货周转率低至0.003,存货周转天数更是高达离谱的86327天,可以说,紫鑫药业的人参基本已经卖不出去了。

    与此同时,紫鑫药业亦出现亏损,2020—2022年前三季度其净利润分别亏损7.06亿元、9.98亿元、5.61亿元,合计亏损22.65亿元。这一亏损额超2007年至2019年所赚15.54亿元总额。

    截至2022年9月末,紫鑫药业在手现金仅为940.3万元,而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40.86亿元、8.752亿元,公司负债合计83.82亿元,资产总额105.8亿元,资产负债率79.23%。

    2022年的最后一天,紫鑫药业的投资者们再度迎来了当头一棒。

    2022年12月31日,紫鑫药业曝出公司及子公司新增债务逾期情况,目前公司逾期债务金额合计约为45.9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166.66%,占总资产的42.63%。

    紫鑫药业已被债权人申请重整,截至目前,法院尚未裁定受理本次破产重整申请,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的持续经营及盈利能力;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 汪静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