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通胀高企、激进加息下英国经济前路多险阻

    通胀高企、激进加息下英国经济前路多险阻

    2023-01-04 08:08:3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自2016年英国脱欧之后,英国经济表现亮点不多。今年以来,在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下,英国经济在2022年一路“坎坷”:制造业生产明显下滑甚至跌破枯荣线;能源价格走高,推动英国通货膨胀飙升至历史高位,通胀率从2021年初的0.5%飙升至10%以上;英镑一度贬值接近跌破美元平价;在美联储连续加息的冲击下,英国流动性危机爆发的风险增加,英国债市一度出现危局……与此同时,英国政界也是不断更换:2022年下半年以来,英国更换了三任首相,保守党内部的派系分裂问题愈发明显。展望2023年,英国经济仍将多“险阻”:2023年或将成为英国经济异常艰难的一年,甚至可能出现比上世纪90年代初更严重的经济衰退。

    这种预测并非杞人忧天。最新数据显示,与5月至7月相比,英国8月至10月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了0.3%。在8月至10月,英国所有的经济活动均有所放缓,包括服务业、建筑业和制造业。今年7月至9月,英国家庭的消费支出水平比疫情前低3.2%,在七国集团中处于垫底水平。对于主要以服务业来推动增长的英国经济来说,民众支出降低显然无法有效支撑经济持续增长。英国机械制造业雇主联合会预计,英国制造业产值今年将萎缩4%,明年将萎缩3.2%。与此同时,英国通胀仍旧居高不下,英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0.7%,涨幅较10月创下40年来新高的11.1%仅略有缩小。在考虑通胀因素后,英国2023年家庭实际收入降幅将达7%,回到2013年水平,为1956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目前,英国的通胀率已经严重超出英国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

    为了遏制通胀失控风险,英国央行12月15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从3%上调至3.5%。这是自去年12月以来英国央行连续第9次加息,当前利率达到2008年10月以来最高水平。此前在11月例会中,英国央行曾大幅加息75个基点,创下英国央行自1989年以来单次最大加息幅度。与英国央行激进加息相伴而行的,是英国经济走上“下坡路”:12月22日,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英国GDP较二季度下降0.3%,而此前预计为收缩0.2%。与二季度英国经济环比小幅增长0.1%相比,这标志着经济下滑。与此同时,二季度的经济数据也被向下修正。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对2022年数据的修正意味着,实际GDP目前预计比疫情前的水平低0.8%。目前,多家研究机构预测,英国经济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和2023年进一步萎缩。2022年四季度,英国GDP将萎缩0.3%,2023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将分别萎缩0.3%。英国央行此前则预测,英国经济从第四季度开始可能陷入技术性衰退,衰退可能延续至明年。

    通胀仍将是2023年英国经济的难题所在。大部分市场人士表示,明年英国通胀可能会有所放缓,但仍将持续高位运行。在高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吃紧的背景下,英国央行明年初将会把利率从目前的3%上调至4.5%左右;即便面对经济衰退,英国央行要到2024年才会考虑降息,遏制通胀仍将是其2023年的首要目标。无论是持续高通胀,还是英国央行的持续加息,对英国经济复苏来说,都是利空因素。从通胀来看,在持续高通胀下,英国民众不得不减少支出。随着消费者可自由支配的消费能力下降,预计明年英国酒店和零售行业的压力可能最大。毕竟消费者手头的钱少了,将更不愿意花钱,这将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消费者支出大幅减少,尤其是在酒店和零售商品等非必需项目上。不过,稍微让投资者舒心一点的是,数月以来能源价格明显回落,带动英国CPI下滑。目前,每桶80美元的国际油价可能有助于在明年3月时,汽车燃料对整体通胀率的贡献率跌至几乎零的水平。在过去6个月内食品价格也出现企稳迹象,这也预示着明年食品CPI将有所下滑。但即便如此,明年中期英国整体CPI可能仍将处在7%左右的高位,明年底可能跌至4%左右;2024年有望下滑至英国央行2%的通胀目标内。但其中也存在一定的变数,如果英国通胀黏性更大,劳动力市场趋紧导致工资增速降幅低于市场预期,这可能会使英国未来的通胀走势持续在高位的时间更长。

    从英国央行来看,英国央行明年将继续加息,这在抬高住房抵押贷款利率、抑制居民消费倾向的同时,也抑制了英国的国内投资。日前,多家投资银行纷纷看淡英国经济增长前景。摩根大通研报表示,对英国经济的增长前景持“特别负面的看法”,2023年一季度末,英镑对美元将从目前的1.21左右跌至1.14水平。英国最大的商业团体英国工业联合会12月表示,由于通胀上升、负增长和商业投资暴跌的滞胀组合对经济构成压力,英国经济将在2023年陷入长达一年的衰退。2023年,英国GDP将萎缩0.4%。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英国政局不确定风险仍然存在。在脱欧造成的经济格局变动、新冠疫情后英国经济疲软叠加对俄罗斯制裁、援助乌克兰以及如何应对能源短缺等问题,英国保守党内部分歧正进一步加大。虽然特拉斯辞职后苏纳克成为新任首相,推行提振经济的政策,但如果保守党意见仍旧无法统一,苏纳克的执政能力可能遭遇较大挑战。截至目前,苏纳克政府对高收入群体、企业加大征税力度,对能源类企业征收暴利税,并削减政府开支,显示出其抗击通胀的坚定决心。(金融时报)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