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富滇银行人事动荡筹划IPO四年仍无进展   资产减值两年50亿不良率三连降仍达1.99%

    富滇银行人事动荡筹划IPO四年仍无进展   资产减值两年50亿不良率三连降仍达1.99%

    2022-12-26 07:39:1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筹划了四年,云南省唯一的省级法人银行富滇银行IPO上市仍无实质进展。

    截至今年12月25日,证监会云南监管局官网上,仍然查询不到富滇银行上市辅导信息。

    这家在2018年就筹划上市的省级城商行,人事变动频繁、股权结构不稳定、经营业绩表现不理想,这,或许是其上市的拦路虎。

    最新的公开消息是,富滇银行下属支行两名原干部主动投案,年内,该行及分支行多名中高层被调查。此外,自从去年4月行长代军升任董事长后,行长一职空缺至今。

    富滇银行的股权变动也较频繁。今年10月,永昌投资将其所持富滇银行1亿股股份进行公开拍卖。 此前,中铁信托将其所持富滇银行0.50亿股进行公开挂牌转让。

    经营业绩方面,2021年,富滇银行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6.13亿元,仍然与2014年存在较大差距。

    近几年,富滇银行的不良率持续下降,历经三连降,2021年底为1.99%,仍然高于中国银行业不良率1.73%的平均水平。

    股权多变动行长缺位

    人事不稳定、股权结构不稳定,这给富滇银行推进上市计划增加了难度。

    近日,云南省相关部门发布消息,富滇银行昆明五华支行原行长许永平、昆明五华支行原市场部经理胡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公开信息显示,年内,富滇银行还有多名中高层出事。

    今年1月底,被免职不久的富滇银行原执行董事、副行长曹艳丽被查。2003年初,曹艳丽被提拔为昆明市商业银行副行长,并在2007年底该行重组成立富滇银行后继续担任副行长,后进入董事会,成为该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

    根据通报,曹艳丽的违法违规对富滇银行的直接影响包括,违规干预贷款发放,造成富滇银行巨额资金损失。

    曹艳丽之后,今年9月底,富滇银行昆明西山支行行长张磊涉嫌严重违法被查。10月上旬,富滇银行香格里拉分行原三级高级经理王念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王念南曾任富滇银行迪庆州分行副行长,2020年起,他因涉嫌以公职身份参股企业被多次举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后降职为高级客户经理,退居二线。

    此外,富滇银行高管人事变动频繁。2018年5月,时任昆明市副市长的洪维智空降富滇银行担任董事长。此前,夏蜀该行董事长职位上任职长达11年之久。2019年7月,富滇银行原行长杨敏被调离。两个月后,富滇银行原副行长代军升任行长。2021年4月,富滇银行董事长洪维智辞任,其任职时间仅为3年,随后,行长代军升任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代军升任董事长后,富滇银行的行长职位空缺至今,已经超过一年半。

    根据富滇银行官网,该行副行长有两位,即董玲、纳然,另外有3名行长助理,其中沈强属于挂职行长助理。

    与人事变动频繁相媲美的是,富滇银行的股权结构也不稳定。

    今年10月16日,永昌投资将其持有富滇银行1亿股股份拆分为20笔,在阿里巴巴法拍网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总计为1.71亿元。此前,中铁信托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二次挂牌转让富滇银行5000万股份,转让价格约为1.16亿元。

    此外,去年,富滇银行第二大股东中国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曾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股份转让信息,拟转让其持有的富滇银行9亿股份,占总股本的14.4%。第九大股东红河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也曾宣布转让该行1亿股份。而该行第四大股东冠城大通将其所持该行2.08亿股份质押。

    资产减值损失仍在增长

    人事变动、股权结构不稳定,直接影响着富滇银行的经营业绩。

    2018年,富滇银行爆雷,净利润仅为1.13亿元,同比下降89.92%。近几年,经营业绩有所回升。2019年至2021年,该行的净利润分别为3.79亿元、5.36亿元、6.13亿元。

    尽管净利润逐年增长,但2021年的净利润仍然仅为2014年的三分之一左右。

    影响净利润的一个因素是资产减值损失。2020年、2021年,富滇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合计为23.79亿元、27.24亿元,两年合计为51.03亿元。2021年的资产减值损失是当年净利润的4.44倍。

    不良资产核销力度较大以及投资资产质量下滑等因素影响,富滇银行减值损失规模处于较高水平。

    与大力计提资产减值损相对应的是,富滇银行的不良率持续下降。2018年底,其不良率高达4.25%,2019年底至2021年底,不良率分别下降至3.10%、2.30%、1.99%。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42.66%、126.69%、157.61%,尽管2021年有明显增长,但仍然处于低位。

    与之相关的是,上述同期,富滇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4%、10.03%、9.71%,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95%、13.23%、13.02%。

    富滇银行的还因多次违规被罚。2020年9月,证监会云南监管局现场检查发现,富滇银行基金销售业务多处违规,对其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今年以来,富滇银行及旗下分行被银保监会及中国人民银行开出11张罚单,合计罚款639.5万元,违规行为涉及内控管理不到位、信贷违规、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其中,富滇银行西双版纳分行因屡查屡犯贷后检查不尽职、贷款资金被挪用,被监管处以罚款3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富滇银行品牌创立于1912年,是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银行品牌。2007年12月,富滇银行在原昆明市商业银行基础上重组成立,是云南省唯一的省属城市商业银行。

    截至2021年末,富滇银行资产规模3176 亿元,171家营业机构遍布云南省和重庆市,发起设立4家村镇银行,与老挝外贸大众银行合资设立老中银行,是全国第一家在境外设立合资银行的城市商业银行。

    作为云南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2018年,富滇银行提出上市计划。在2018年年报致辞中,时任董事长洪维智表示,该行明确了增资+上市“两步走”的资本补充思路,对标上市银行公司治理要求,持续完善现代商业银行公司治理体系。

    2019年6月,富滇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启动富滇银行首次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相关工作的议案》。在2020年年报中,该行亦表示,2021年将全力推进上市准备及增发股份工作,包括全面启动2021-2022年新一轮增资扩股工作,同步启动2021-2023年上市IPO筹备工作,力争2021年末完成上市辅导工作。

    但截至目前,富滇银行上市辅导工作仍未见公开进展。

    增资扩股方面,富滇银行在云南产权交易所挂牌2021-2022年增资扩股项目,拟募集资金不超过68亿元,拟新增股份不超过20亿股。近期,云南产权交易所发布富滇银行2021-2022年增资扩股项目成交公告。该增资扩股项目获得4家公司投资认购,合计认购数量为4.3亿股,合计募集金额为13.29亿元。

    显然,募资金额远低于市场预期,一定程度上说明机构入股一事较为谨慎。

    今年3月底,云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印发《云南省“十四五”金融服务业发展规划》提到,“十四五”期间力争富滇银行、红塔银行上市。

    从目前的状况看,富滇银行IPO上市还有一段路要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