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吴以岭靠连花清瘟暴赚238亿成中国“最富院士”   以岭药业年砸22亿营销疫情过后业绩或大滑坡

    吴以岭靠连花清瘟暴赚238亿成中国“最富院士”   以岭药业年砸22亿营销疫情过后业绩或大滑坡

    2022-12-19 07:26:4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A股最富有院士吴以岭的财富还在增长,助推其财富增长的是被捧上神坛的“连花清瘟”。

    近期,国内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布洛芬、连花清瘟等产品再度一盒难求。以岭药业(002603.SZ)的股价继续高歌猛进,而公司业绩可以预见性地将高速增长。

    起源于“非典”、露头角于甲流、闻名于新冠,连花清瘟由今年73岁的吴以岭研制,因为被列入新冠诊疗方案而成为爆款中成药产品,并推动以岭药业经营业绩大幅增长。

    不过,即便是到现在,连花清瘟的真正的疗效,依然富有争议。

    12月18日午间,以岭药业在官方微信账号发布声明称,网络谣言称连花清瘟可造成肝损伤、肝衰竭,此类不实消息严重误导了广大民众,严重损害了连花清瘟的产品形象。根据国际医学科学组织委员会推荐的不良反应判定标准,其不良反应发生率属于非常罕见级别,未见与连花清瘟相关的肝肾功能损伤不良反应。

    新冠疫情终将过去,连花清瘟的造富效应还能持续多久?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几年,以岭药业年度投入的营销推广等资金高达20亿元。

    连花清瘟的爆火,是否也有营销推广的因素?疫情之后,以岭药业警惕业绩下降、股价大跌风险。

    财富238亿的最富院士

    在中国医药界,在中国近2000名院士中,吴以岭无疑是近三年最受关注的人物。而这,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

    吴以岭出身中医世家。1949年10月,吴以岭出生于河北衡水故城县,从小跟着父亲行医,耳濡目染之下,渐渐对中医药有了兴趣。在同龄人开开心心玩耍之时,他则在熟悉、背诵各种药材、中医药方,跟随父亲潜心学医。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学习一直很努力的吴以岭考上了河北医科大学的中医系,这奠定了他成为一名正式医生的基础。1978年,全国恢复招收研究生,大学一年级的吴以岭成功考取南京中医学院,即现在的南京中医药大学。1982年,从南京中医学院首届硕士研究生毕业,吴以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成为心血管科的内科医生。

    相传是一次接诊改变了吴以岭的医者人生。有一次,吴以岭接诊一个老冠心病患者,病人看了很多医生,均无明显效果,且病情在不断加重。当时,吴以岭认为,市面上的药物很难医治这类疾病。基于一个医者的初心,加上天生的不服输性格,他潜心研究,希望能找到一种新药。

    吴以岭改进中医传统的“活血化淤”疗法,在药方中加入水蛭、全蝎、蜈蚣、土鳖虫、蝉蜕等虫类药,研制出一个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独特处方,取名五龙丹,后命名为“通心络”。病人尝试这种新药之后,病情明显好转。

    吴以岭的“昆虫治病”并不为同行认可,但他依然坚信自己的选择与判断。

    吴以岭常常思考,如何才能救治更多患者?医可能不如药!一番思忖后,他决定就从五龙丹开始,走药物产业化之路。

    1992年,当了整整10年的内科医生后,吴以岭辞掉公职,由医转为药,创立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这就是以岭药业的前身。

    2003年,非典肆虐,吴以岭带领团队研制出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尽管这只是一种治疗流行性感冒用药,但因其热销而名声在外。

    2009年,吴以岭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且是中医行业极为罕见的院士。

    2011年7月28日,以岭药业成功闯关IPO登陆深交所。上市当日,吴以岭的个人持股市值超过60亿元,成为中国院士首富。

    11年后的今天,受连花清瘟一盒难求等因素影响,以岭药业的股价暴涨。今年12月8日,其股价最高为53.96元/股,累计涨幅接近9倍。

    截至12月16日,以岭药业的市值达755亿元,不包括儿女吴相君、吴瑞,仅仅是吴以岭个人所持股份,财富就达238亿元,进一步巩固了其院士首富的宝座。

    登上神坛的连花清瘟

    吴以岭的财富大幅增长,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被捧上神坛的爆款产品连花清瘟。

    2003年非典肆虐,吴以岭认为,“非典”属于中医“瘟疫”范畴,因感受“疫毒”之邪而发。他在古代医学典籍中找到了类似非典患者症状的描述,结合自身思考,他提出一个预防非典中草药配方,采用连翘、金银花、板蓝根、贯众等中草药清瘟解毒,这就是连花清瘟。

    根据公开消息,吴以岭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展开研究试验,仅用15天,就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从研制到生产,并进入抗非典新药快速审批绿色通道。

    当然,连花清瘟究竟耗时多长时间研制成功一直有争议,但这不影响其成为“神药”。

    2004年5月,连花清瘟胶囊获准生产上市。

    带着应对非典疫情目的而来,但连花清瘟更多的时候是用于流行性感冒。连花清瘟上市之时,国内非典疫情已经结束。

    2009年,甲流暴发,北京佑安医院等9家三甲医院联合开展的与国际接轨的“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甲型H1N1流感临床循证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在退热、缓解流感症状方面优于达菲,且治疗费用较低。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到2019年,连花清瘟胶囊累计18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列为治疗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诊疗方案。

    不过,从以岭药业的早期经营业绩看,通心络仍然是其核心产品。2008年至2010年,以岭药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9亿元、16.32亿元、16.49亿元,其中通心络收入为6.4亿元、7.17亿元、9.21亿元,约占营业收入的68%、44%、56%。

    2020年,是连花清瘟命运的重大转折点。这一年,连花清瘟火爆出圈。

    2020年,中医药通过临床筛选出的有效方剂“三药三方”中,连花清瘟在列。

    当年4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在原批准适应症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新适应症,“用法用量”项则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疗程7—10天”。

    疫情暴发,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几乎成为疫区居民必备药物。正是靠这一“神药”助力,以岭药业的经营业绩高速增长。

    2020年,以岭药业实现营业收入87.82亿元,同比增长近3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19亿元,较上年增加6.12亿元,翻了一倍多。

    当年,除了在国内大规模销售外,连花清瘟还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批文并实现销售。

    2021年及今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3.44亿元、14.14亿元,均高于2020年,且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已经超过2021年全年。

    与疫情共振的暴利难续

    以岭药业的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与新冠疫情几乎是共振。未来,暴利模式难以持续。

    2020年,疫情暴发,以岭药业实现净利润12.19亿元,同比翻倍。2021年,净利润为13.44亿元,同比增长10.2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2.65亿元,同比增长8.60%,二者同比增幅明显放缓,但依然处于暴利。

    2020年至2022年的三年,以岭药业的年度净利润均超过2019年的2倍。

    可以预见的是,新冠疫情终将远去,连花清瘟的暴利不可持续。

    事实上,以岭药业的危机已经显现。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22亿元、4.84亿元、4.90亿元,同比下降25.80%、28.22%、26.67%。二季度开始,疫情在上海、深圳等地散发,其二、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净利润重回快速增长。

    在新的防控政策下,疫情高峰之后,居民工作生活将回归正常,届时,市场对连花清瘟的需求将急剧下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以岭药业每年在营销推广方面投入了巨资。

    2020年、2021年,以岭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0.35亿元、34.34亿元,其中,市场活动费、推广及办公费分别为17.29亿元、20.50亿元,广告费为3.18亿元、1.74亿元,两项费用可统称为营销费,合计为20.47亿元、22.24亿元。2021年,仅销售人员的差旅费就达1.05亿元。

    这两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54亿元、7.92亿元,均远低于营销费。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增加1.90亿元,而销售费用同比减少6.25亿元。

    据此判断,如果不是销售费用压减了6.25亿元,净利润同比可能会出现下降。

    疫情红利消失后,以岭药业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出现大幅滑坡、股价大幅下跌,投资者需要警惕。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