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山西前首富杨建新“对垒”战友徐佳东或两败俱伤   跨境通三年累亏73亿前景黯淡成疯狂并购样本

    山西前首富杨建新“对垒”战友徐佳东或两败俱伤   跨境通三年累亏73亿前景黯淡成疯狂并购样本

    2022-12-12 07:40: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山西前首富杨建新正在激战曾经亲密的合作伙伴、商业“密友”徐佳东。

    以件件百元的百圆裤业起家,曾经的“穷小子”杨建新打造了山西太原首家民营上市企业。在服装行业获得成功后,长袖善舞的杨建新与跨境电商行业领军人物徐佳东走到了一起,百圆裤业并购徐佳东一手创办的环球易购,转型跨境电商实现市值暴增,杨建新也借此跃升为山西首富,成为山西煤炭钢铁行业之外的第一位首富。

    热衷资本运作的杨建新推动跨境通(002640.SZ)疯狂并购,短短三年,跨境通资产暴增至123亿元。然而,被资本吹大的跨境通只是表面繁荣,疯狂扩张爆雷后,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扣非净利润三年累计亏损72.82亿元。

    精明的杨建新早已在高峰期套现了约50亿元,并将公司董事长之位让给徐佳东。而回天乏术的徐佳东也在2021年5月选择了辞职,开始密集减持套现。

    一片狼藉之下,二人商战也愈演愈烈。12月2日晚间,跨境通公告,徐佳东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随后,徐佳东在朋友圈辟谣称,这是杨建新在恶意诬告陷害,并表示已经掌握杨建新大量违法犯罪证据。

    内斗还在进行,内控混乱经营深陷困境。跨境电商风起,跨境通能够侥幸突围吗?

    借疯狂并购成首富

    在煤炭资源富集的山西,煤炭及其相关的钢铁行业盛产首富,如美锦集团的姚俊良家族、钢铁行业李兆会,穷小子杨建新登顶山西首富似乎有些另类。

    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69年的杨建新,家境贫寒,初中勉强毕业就辍学了。这,注定了他的创业起点很低。

    相传,16岁时杨建新当了一名临时性建筑工人,但他志不在此。为了谋生,他尝试做各种小生意,开小商店、支起小摊卖蔬果等,都没赚到钱。

    晋商的骨子里天生有不服输的劲儿,不甘心的杨建新选择从哪里跌到就从哪里爬起来。他继续摆地摊,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在太原街头卖裤、袜。在那个物资尚不算丰富的年代,叠加省城市民旺盛的购买力,杨建新初尝成功。地摊越摆越大,他转移至太原服装城。

    为了能够超越同行,颇有经商头脑的杨建新想了很多办法,提出“无障碍退换货,终身免费熨烫、缭边”的服务,这些增值服务让他的信誉猛增,生意起飞。受“2元店”“10元店”启发,他又做起了“条条都一百”的百圆裤业。

    1995年,算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杨建新创办山西百圆裤业有限公司,开始公司化运营。这就是后来上市主体百圆裤业的前身。

    杨建新以连锁经营方式在全国扩张。百圆裤业曾在全国二十八个省、市、自治区开设1700余家专卖店,并在西安、沈阳、武汉等地设立十四个大型物流配送基地,成为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进行品牌输出的服装营销企业。

    2011年底,杨建新推动百圆裤业登陆A股市场,成为山西太原首家IPO上市的民营企业。

    杨建新登顶山西首富离不开另外一个人,他就是环球易购的创始人徐佳东。

    比杨建新小8岁的徐佳东,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后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进修,拿到了博士学位,属于名副其实的海归+学霸。2008年,徐佳东在深圳创立环球易购。就在百圆裤业成功上市的那一年,环球易购获得深创投及旗下红土创投5000万元的A轮融资。

    当时,尽管两家公司均涉足服装行业,但二者有很大差异。百圆裤业产品价位在200—300元,对接国内中等收入中青年,环球易购服装价位则在10美元左右,对接国外下沉市场。此外,跨境电商和国内电商运营差别很大。分析人士称,环球易购并不能帮助百圆裤业实现国内线上业务的突围。

    就是这样的两家公司最终走到了一起。2014年,百圆裤业以发行股份加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环球易购100%股权,交易后徐佳东个人持有上市公司20.19%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杨建新持股比例则为22.30%,仍为公司实控人。次年,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而这,也相当于环球易购变相借壳上市。

    借助并购带动业绩增长,百圆裤业股价大涨。2015年6月,公司股价最高达123元/股,市值超过260亿元。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以接近百亿财富成为山西首富。

    被资本吹起来的泡沫

    收购更名,百圆裤业成为跨境电商第一股,杨建新在外延式并购扩张的路上狂奔。

    收购环球易购后,尝到了甜头的杨建新频频推动大规模并购。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梳理,2015年至2018年,跨境通相继收购帕拓逊、广州百伦、通拓科技、易极云商、金虎便利、优壹电商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其中,收购优壹电商的交易作价高达17.90亿元。

    系列并购后,跨境通形成完整的跨境进出口电商业务生态圈。为了支持并购,跨境通实施了5次定增,合计募资50.23亿元(包括发行股份和配套募资)。

    高溢价并购、高业绩承诺推动了跨境通经营业绩的高速增长。2015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3.94亿元、7.5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高达403.39%、133.85%、90.72%。

    超高速增长的业绩传导至二级市场的是股价暴涨。从复权价来看,2014年初,公司股价为31.28元/股,2017年10月达到298.68元/股,4年间增长了8.55倍。同时,公司的市值也从2014年初的20亿元左右最高飙升至近400亿元。

    显然,这是资本吹起的泡沫,是跨境通疯狂扩张的结果,公司也因此埋下了巨大隐患。2018年底,跨境通的账面商誉高达25.38亿元。

    收购环球易购,溢价率高达8倍,并购之后,环球易购成为跨境通核心资产,也是其业绩贡献的最大现金奶牛。2014—2018年,跨境通的营业收入从8.42亿元高速增长至215.3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0.33亿元上升至6.23亿元。环球易购、帕拓逊与优壹电商成了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环球易购贡献的年度营业收入曾超百亿。

    这一现象背后是业绩对赌协议,环球易购需要在2014年至2017年,完成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65亿元、0.91亿元、1.26亿元、1.70亿元。

    为了完成业绩承诺,环球易购盲目铺货,亏本大打价格战。2017年下半年环球易购出现库存积压,2018年面临存货跌价,库存和资金周转困难加剧。

    随之而来的是泡沫破灭。疫情之下,融资困难、资金链紧张、人才流失、成本支出陡增等因素叠加,环球易购经营压力空前。2019年,环球易购营收85.06亿元,同比下降31.44%,净利润-26.51亿元,同比下降1218.28%。2020年,环球易购亏损高达29.5亿元,员工人数从年初的3353人,减少到年末的885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杨建新曾试图复制跨境通的高速增长模式,出资10.03亿元受让A股公司青松股份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到2020年四季度,察觉到形势不妙的杨建新果断退出,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协议转让等途径,套现约11.03亿元。

    徐佳东成了背锅侠?

    徐佳东入局跨境通,似乎是顺理成章,但更像是充当了杨建新的背锅侠。

    作为跨境通核心资产环球易购的实际控制人,徐佳东于2018年走向台前。当年11月28日,其接替杨建新成为公司董事长。

    在左手推动跨境通疯狂并购之时,杨建新右手实施大规模减持套现计划。2015—2017年,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以及旗下公司新余睿景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权转让等形式,累计套现近50亿元。

    此外,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杨建新夫妇和新余睿景还累计质押2.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4%,粗略估算其融资约18亿元。

    杨建新似乎是去意已决。2017年,其辞任总经理,并计划将实际控制人之位让给徐佳东。只是,跨境通股价下跌,徐佳东没有筹集到接盘资金,上位计划落空。

    2018年,将股权转让给徐佳东的计划失败,杨建新很快找到了新主,即泸州老窖旗下的四川金舵投资和广州开发区旗下的新兴基金,新兴基金出资9.91亿元受让跨境通6.55%股权,并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持股比上升至8.47%。

    不过,目前,跨境通的第一大股东依然是杨建新,徐佳东通过股权转让、减持套现等,退居第三大股东,新兴基金为第二大股东。

    在跨境通表面上繁荣之时,杨建新基本上完成了撤退,将跨境通交给徐佳东。而徐佳东面对是历经疯狂扩张后爆雷的烂摊子。

    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26.86亿元、23.41亿元、22.55亿元,三年合计亏损72.82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1.11亿元、0.1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7.32%、97.92%。

    在执掌跨境通期间,徐佳东多次被监管处罚。2021年5月,有些情怀的徐佳东自我感觉回天乏术,主动辞任董事长一职,与跨境通告别。

    退出管理层并未一了百了。徐佳东背负24个限消令,被执行总金额达8.51亿元,已成老赖。杨建新也身背5个限消令,被执行总金额22.04亿元。受债务影响,两人所持股份均不断被司法强制执行、拍卖。

    跨境通早已在偿债过程中将资产悉数变卖,如今主体只剩优壹电商、ZAFUL、百圆裤业等。

    12月2日晚间,跨境通的一纸公告似乎再次坐实了徐佳东的“背锅侠”身份。公告称,原董事长徐佳东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立案侦查。

    这一消息随即被徐佳东否认。徐佳东称,自2021年被迫离开亲手创立的环球易购以来,杨建新利用资源对其穷追不舍,公安机构多次更换罪名立案未果,现在终于成功立案了。徐佳东同时声明称,侵占公司巨额资产属于诬告陷害,是错误地将经济纠纷拔高为刑事案件,将私人恩怨上升为恶性案件。徐佳东还打算“鱼死网破”,称已经掌握杨建新大量违法犯罪证据。

    在跨境通深陷经营困境之时,公司两名核心人物激战,谁是谁非,有待权威部门作出公正结论。

    跨境电商正成为黄金赛道,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12月7日以来,跨境通迎来三连板,三日大涨32.81%。但跨境通还能跨过危险期吗?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