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鞍重股份3亿账面资金撬动260亿项目被指画饼   上市11年仅盈利2亿杨永柱家族已套现12亿

    鞍重股份3亿账面资金撬动260亿项目被指画饼   上市11年仅盈利2亿杨永柱家族已套现12亿

    2022-12-12 07:40:0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总资产不过21.16亿元,账面资金仅有3.38亿元,却要投260亿元进行项目建设,鞍重股份(002667.SZ)的这种要将高杠杆玩到极致的做法被市场指为“画饼”,公司股票也在二级市场被投资者以脚投票!

    12月8日晚间看,鞍重股份披露,公司拟与企业联合体联合投资260亿元进行锂电及储能项目建设,其中,100亿元投建锂电项目由公司负责。

    市场质疑,高达260亿元的投资,鞍重股份在画大饼。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3.38亿元,偿还债务都不够。不仅如此,公司还有其他项目需要投资。

    鞍重股份主要从事矿山、建筑及筑路机械设备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虽然在业内地位不低,但公司经营业绩不佳。上市近11亿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累计数不足2亿元。

    去年以来,鞍重股份向锂电领域转型,在行业高景气之下,经营业绩也有所改善。但是,在资本蜂拥而至的锂电领域,高景气不可能持续太久,后来者鞍重股份能分得多少羹?

    二级市场上,12月9日,受260亿元大投建消息影响,鞍重股份的股价跌停。

    260亿投建资金从哪里来

    不自量力,是市场对鞍重股份的基本判断。作出这一判断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大规模投建。

    根据公告,12月8日,鞍重股份与湖南临武县政府签署《投资合作协议书》,协议约定,公司与企业联合体联合投资含锂多金属矿采选、碳酸锂、混合储能及电芯项目,分三期建设,项目总投资约为 260亿元。其中,公司投资采选及尾渣处理项目及投资碳酸锂加工项目合计为 100 亿元,与企业联合体共同投资混合储能及电芯项目 160 亿元。

    具体而言,锂电项目,100亿元资金由鞍重股份自行筹集,建设内容为矿权办理、已有矿权整合并购、矿山开采、矿石分选及尾渣处理与碳酸锂项目生产同步分期建设。其中,电池级碳酸锂建设项目分三期建设,分别建设年产2万吨、2万吨、4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储能项目为投资建设 40GWh 混合储能及电芯项目,也分三期建设,其中第一、二期均建设10GWH混合储能及电芯项目,第三期建设20GWH混合储能及电芯项目。

    或许是担心鞍重股份的履约能力,临武县对锂电项目设定了履约保证条款,即鞍重股份需要支付10亿元的履约保证金。这笔保证金同样是分期支付,涉及支付碳酸锂及电池项目保证金4亿元、矿山项目保证金4亿元、碳酸锂及电池项目保证金2亿元。

    针对投建上述项目,鞍重股份称,投资项目主要方向为“采矿+选矿+基础锂电原料生产+储能、电芯电池生产+回收”纵向一体化的新能源产业链布局,有利于完善公司锂电产业链布局,提升业务核心竞争力以及盈利能力。

    锂电高景气之下,鞍重股份此时大规模切入,是否是一个好时机,暂且不谈。市场普遍关心的是,260亿元投建的资金从哪里来。

    根据鞍重股份披露,锂电项目的百亿投资,由公司自主投资,资金来源主要为公司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

    那么,这100亿元资金从哪里来呢?

    显然,鞍重股份宣称的自有资金是一句谎话,公司自身资金原本就不够。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鞍重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3.38亿元,对应的债务为3.69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2.69亿元。今年半年报显示,期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36亿元,其中受限资金0.27亿元,主要为银行承兑保证金。

    从货币资金及债务数据变动看,三季度,公司新增了债务,受限资金势必会继续增加。那么,综合判断,公司可动用的资金不多,存在偿债压力,无力抽出资金进行项目建设。

    公司自筹资金可行吗?自筹,可以进行股权融资、发行债券、向金融机构借款等。

    截至今年9月底,鞍重股份总资产为21.16亿元,发债、股权融资额度有限,且耗时较长。而在自身存在偿债压力的情况下,向金融机构贷款的额度也有限。

    粗略估算,考虑到锂电正处于风口,越早建成越有利。百亿投资,一期投资至少需要投入25亿元。

    此外,公司还有其他项目继续投入资金。11月7日,公司披露,投资10亿元在贵溪市投资建设年产能 5 万吨碳酸锂冶炼生产线,一期建设2.5 万吨碳酸锂生产线,2023年开工建设。

    仅上述两项,公司投建的资金就需要30亿元。而这,还没考虑160亿元联合建设储能项目的投资。

    鞍重股份夸下的海口,资金从哪里来?

    扣非净利9年8降

    激进投资建设加码锂电布局,源于鞍重股份的经营业绩惨淡,也源于公司尝到了锂电的甜头。

    鞍重股份成立于2007年,2012年3月登陆A股市场,上市至今已近11年。公司主要从事矿山、建筑及筑路机械设备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公司产品包括各种型号振动筛及大型振动筛、给料机、破碎机、混凝土预制构件自动化成套设备、垃圾分选成套设备、砂石破碎筛分成套设备、沥青混凝土物料破碎筛分成套设备、稳定土拌合站等。

    鞍重股份称,公司拥有大规模的振动筛生产基地,振动筛产品为国内知名品牌。公司是国内混凝土预制构件成套设备生产骨干企业,处于国内行业一流地位。

    整体上看,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随着产业资源不断向龙头企业集中,工程机械市场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主要骨干企业将逐步掌握工程机械行业各细分产品领域的话语权,加上市场竞争压力所带来的行业标杆企业不断向产业链外围渗透、拓展的发展趋势,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将进一步诞生产品系列更为全面、规模更为庞大的装备制造龙头企业。

    不过,尽管鞍重股份声称其处于国内行业一流地位,但公司的经营业绩与地位背离。

    营业收入方面,2010年、2011年,上市前2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56亿元。上市之后,2012年至2014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58亿元、2.38亿元、2.34亿元,呈小幅下降趋势。2015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62亿元、0.91亿元、1.80亿元、1.85亿元,均不到2亿元。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为2.22亿元、2.90亿元、2.29亿元,略有回升,但仍然在2亿元级。

    营业收入的表现不佳,净利润则表现为糟糕。上市之前的2010年、2011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43亿元、0.61亿元,2012年,上市第一年,净利润为0.66亿元,同比略有增长。上市之后,净利润不断下降。2013年,净利润为0.59亿元,2020年为0.05亿元,2021年则亏损0.96亿元。这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方面,2010年至2012年分别为0.42亿元、0.56亿元、0.57亿元,2013年至 2021年的9年度,有8个年度同比下降,其中,2015年、2016年、2020年、2021年,4个年度出现亏损。

    在这种情况下,鞍重股份筹划产业转型,追锂而去。2021 年 11 月,公司出资设立以碳酸锂生产、加工、销售为主要业务的江西领能锂业有限公司,今年4 月启动一期年产 1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建设。今年1月,公司完成收购以锂云母选矿为主要业务的江西金辉再生资源股份有限公司70%股权,5月收购主要矿产品为锂辉石的平江县鸿源矿业有限公司15%股权,增加了公司的资源储备,深化锂电新能源产业链上游布局。

    鞍重股份称,目前,公司已形成集“采、选、冶”为核心的新能源锂电池材料新业务板块。

    受益于锂矿石及锂盐高价位运行,鞍重股份已经尝到了追锂的好处。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6.07亿元、0.84亿元,同比增长281.84%、611.17%。

    算上今年前三季度,鞍重股份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仅为1.95亿元。

    分析人士称,锂产业链出现结构性行情,比如整车制造企业为锂电池生产商打工。资本疯狂涌入后,行业终将回归理性,鞍重股份自身资本非常有限,又是行业的后来者,一旦行业出现调整,其潜在的风险就会爆发。因此,公司及市场均需谨慎。

    值得一提的是,在极力推动追锂转型之时,鞍重股份的股东却忙于减持套现。

    鞍重股份原实际控制人为杨永柱、温萍夫妇,杨琪系二人之女。2019年开始,杨氏家族开始大规模减持套现。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杨氏家族主要的减持动作为,2019年5月, 杨琪协议转让7.06%股权,套现2.19亿元。2020年12月, 杨永柱、温萍向上海领亿新材料有限公司协议转让23.93%股权,完成易主,套现7.66亿元。

    今年以来,杨永柱、温萍通过二级市场减持1154.09万股股份,粗略估算套现2.5亿元。至此,杨氏家族已累计套现12.35亿元。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