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榮盛生物IPO遭暫緩被指產品單一   推廣費占銷售費近九成侵蝕利潤

    榮盛生物IPO遭暫緩被指產品單一   推廣費占銷售費近九成侵蝕利潤

    2022-11-23 07:58:5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產品結構單一、市場競爭激烈、股權代持牽出行賄問詢……處于風口浪尖的榮盛生物,IPO被暫緩審議。

    近日,經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委員會審議,榮盛生物首發被暫緩審議,并且上交所對榮盛生物提出十連問。

    作為一家以疫苗為主的企業,榮盛生物目前僅有一款水痘減毒活疫苗商業化,并且市場占有率不高。不過,公司業績表現可圈可點,在2019年至2021年間,營收完成從1.24億元向2.62億元的大躍進,凈利潤也從此前的虧損數千萬到盈余近1600萬。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與大多數科創板擬IPO企業依靠研發突破實現基本面的扭轉,從而達到上市標準不同,榮盛生物營收“達標”靠的是巨額推廣服務費的驅動。

    招股書顯示,近年來,榮盛生物疫苗推廣服務費金額逐年走高,2022年上半年達到3456.81萬元,在銷售費中占比近九成。

    對醫藥企業而言,推廣服務費一直是一項頗為重要又敏感的支出,其結算標準的“主觀性”和渠道的多樣性,也使得該項數據成為了許多企業財務造假或利益輸送的高發之地。

    僅靠一款疫苗支撐收入

    近日,上交所發布科創板上市委員會2022年第86次審議會議結果公告,榮盛生物首發申請暫緩審議。據悉,榮盛生物本次擬登陸科創板,發行不超過2550萬股,擬募資12.5億元。

    資料顯示,榮盛生物前身是成立于1995年的榮盛有限,自成立之初即主營體外診斷試劑業務,2002年起開始涉足疫苗領域,2016年公司的水痘減毒活疫苗獲批上市。

    目前,疫苗銷售收入已成為榮盛生物收入的主要來源。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簡稱“報告期”),榮盛生物疫苗業務分別實現收入0.52億元、1.20億元、2.15億元和1億元,占營收的比重分別為42.17%、71.54%、82.05%和85.42%,比例逐年提升。

    同期,榮盛生物體外診斷試劑業務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0.69億元、0.47億元、0.465億元和0.17億元,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55.75%、28.05%、17.77%和14.37,營收逐漸下滑。

    綜上,近幾年,榮盛生物水痘減毒活疫苗的收入占比逐年上升,但目前公司在疫苗領域僅有這一款產品上市,產品結構極為單一,并且公司在此類產品市占率也不盡如人意。

    據榮盛生物援引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數據顯示,包括百克生物、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和長春祈健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合計控制2021年水痘疫苗市場8成以上的份額,而榮盛生物同期僅占6.70%的比例,排名第五,與業內其它公司相比差距較大。

    如此來看,榮盛生物實現盈利也很不易。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24億元、1.68億元、2.62億元和1.17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242.33萬元、-3480.42萬元、1591.76萬元及365.01萬元?梢钥吹,公司直至2021年才扭虧為盈。

    推廣費占銷售費近九成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榮盛生物扭虧為盈的背后,并非是有重大研發突破驅動,而是靠巨額銷售費來驅動。

    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榮盛生物研發費分別為3072.12萬元、4191.59萬元、4305.78萬元和2339.01萬元,占各期營收比例分別為24.79%、24.98%、16.44%和19.98%。

    盡管榮盛生物的研發費用逐年上升,但與疫苗行業可比公司相比,仍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且研發費用率呈現出波動下滑的趨勢。

    相比之下,榮盛生物投入的銷售費用要高于研發費用。據招股書,榮盛生物的推廣費主要應用于疫苗推廣。報告期內,公司銷售費分別為4289.4萬元、5473.78 萬元、8456.58萬元和3958.08萬元,占營收比例分別為 34.61%、32.62%、32.28%和 33.81%。

    其中,疫苗推廣服務費占了大頭,報告期內分別為1886.92萬元、4320.23萬元、7361.50萬元和3456.81萬元,占銷售費用的比例分別為43.99%、78.93%、87.05%和 87.34%?梢钥吹,報告期末榮盛生物推廣費用占銷售費用的比例接近九成,如此高占比也引起了監管的關注。

    并且,榮盛生物此次IPO期間,也被曝出一起“行賄”傳聞。

    2020年,榮盛生物開展股權融資并引入實際控制人朱紹榮的親屬、公司員工及其親屬及其他外部投資人通過裕益盛參與投資持有公司股權。彼時,朱紹榮接受了朋友肖某及其親屬參與投資,投資金額為100萬元,上述投資資金由第三方代為支付至朱紹榮女兒朱亦楓的銀行賬戶,朱亦楓作為代持人代為持有公司股東裕益盛的100萬元出資份額。

    到了2021年8月,榮盛生物表示,朱紹榮、朱亦楓知悉肖某作為國家機關公務人員不能參與投資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朱亦楓即按監察部門要求返還清退上述全部投資款項。不過,招股書對肖某來歷并無交待。

    但據相關報道,2021年5月因違法亂紀而遭立案調查,且在同年8月被免去相關職務的“江西省前政協副主席肖毅”與上述肖某同姓、同一個任職省份,相關部門對肖毅犯罪事實的指證與上述記載基本一致。

    上交所對此要求榮盛生物說明是否存在涉案或配合調查的情形。據榮盛生物表述,朱紹榮確實曾因上述投資事項配合調查,并未被采取留置措施等處理。不僅如此,榮盛生物還提供了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出具的《合規證明》,證明其未因商業賄賂等違法違規行為而受到行政處罰。不過這一結果是否足以讓榮盛生物的“自證清白”猶未可知。

    研發滯后、銷售費用高企、能否與肖某的貪腐案“劃清界限”,都成為了榮盛生物此次闖關IPO的障礙。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