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眾捷汽車實控人孫文偉IPO前詭異獲股權激勵   1436人次未繳五險一金自稱625人次“主動放棄”

    眾捷汽車實控人孫文偉IPO前詭異獲股權激勵   1436人次未繳五險一金自稱625人次“主動放棄”

    2022-11-21 08:17:3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汽車零部件企業蘇州眾捷汽車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捷汽車”)問題纏身,沖擊A股IPO恐難如愿。

    眾捷汽車的盈利能力較低,近三年,業績止步不前。公司產品八成銷往海外,在全球貿易環境日趨復雜、匯率波動明顯情況下,經營風險加大。

    在海外,眾捷汽車有一批知名大客戶,但也正是如此,公司在產業鏈中沒有話語權,這也導致其應收賬款、存貨居高不下。與此同時,公司毛利率持續下降。

    或許是為了共同的“IPO上市”愿景,2019年至2021年(以下簡稱報告期),眾捷汽車竟然有多達1436人次未繳納社保、公積金,部分員工甚至主動放棄。

    一個奇怪的現象是,在IPO前夕,眾捷汽車竟然對公司實際控制人孫文偉進行股權激勵。激勵的方式很奇特,除了低價包攬公司增資擴股外,其他股東無償向其贈與股權。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2021年,眾捷汽車有2名財務總監離職。

    625人次主動放棄社保公積金

    單位為員工繳納社保、公積金是法定義務,眾捷汽車就沒有為員工繳納社保,公司在勞動用工方面問題較為突出。

    眾捷汽車主要從事汽車熱管理系統精密加工零部件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包括汽車空調熱交換器及管路系統、油冷器、熱泵系統、電池冷卻器、汽車發動機系統等汽車零部件。

    作為一家制造業企業,眾捷汽車對勞動用工的需求較大。各報告期末,公司員工數量分別為771人、1076人、1140人。公司稱,人力成本為其生產成本的重要要素之一。盡管公司通過引進自動化生產線、對現有生產線進行自動化改造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用工風險,但勞動力供求關系的結構性矛盾和人口老齡化加速導致勞動力成本進入上升通道,企業用工成本不斷增加。如果未來公司所處區域持續出現勞動力供不應求或國內制造業工人的薪酬水平持續上升,公司將面臨用工短缺和人力成本上升的風險,進而影響經營業績。

    報告期,眾捷汽車存在勞務派遣用工情況,且出現勞務派遣用工比例超過10%的情形。公司稱對此進行了整改,整改之后,到去年初,勞務派遣用工占比超過10%的情形消失。

    大量使用勞務派遣人員,一個重要的好處是,可以降低用工成本,尤其是季節性用工。

    人力成本中,社保和公積金是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在為員工繳納社保、公積金方面,眾捷汽車大打折扣。

    根據招股書披露,2019年至2021年,眾捷汽車未繳納社保的員工數量分別為63人、347人、205人,未繳納公積金的員工數量為75人、356人、390人。以此計算,報告期內,共計有1436人次未繳納社保、公積金。剔除退休返聘人員,仍然有1354人次未繳納社保公積金。

    奇怪的是,有大量人員主動放棄繳納社保公積金。上述同期,主動放棄繳納社保的人數分別為45人、35人、117人,主動放棄繳納公積金的人數分別為53人、37人、338人,合計為625人次。

    為何有這么多員工放棄繳納社保、公積金?為何在2021年突擊式集體放棄?2021年,超過10%的員工放棄繳納社保、超過33%的員工放棄繳納公積金。

    此外,2021年,公司還有35名員工因為社保系統信息異常無法繳入。去年底、今年初,社保系統升級,暫時無法繳納,公司可以計提社保費用,再擇機繳納。這些員工的社保是否補繳?

    員工放棄社;蛴幸鉃橹,并非主動、自愿,目的是保業績增長。

    報告期,眾捷汽車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0.51億元、0.48億元、0.49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0.48億元、0.43億元、0.49億元。

    數據顯示,2021年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實現了小幅增長。顯然,如果沒有這些員工突擊放棄社保、公積金,業績增長就無法實現。

    激勵實控人竟無償贈與股權

    對公司核心人員進行激勵,是大部分公司尋求穩健發展的做法。但是,眾捷汽車對核心員工的激勵極為詭異。

    眾捷汽車的實際控制人為孫文偉。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孫文偉直接持有眾捷汽車36.80%股權,同時,孫文偉為眾諾精的執行事務合伙人,持有眾諾精37.16%的財產份額,同時對眾諾精持有的公司股份之表決權享有獨占排他的權利,因此,孫文偉通過眾諾精間接控制眾捷汽車4.80%股權。孫文偉直接間接控制公司股權比例為41.60%。

    孫文偉同時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其獲得的上述股權,部分來自奇怪的股權激勵。

    眾捷汽車成立于2010年,成立之時,孫文偉股權由其母丁鳳華代持,直到2018年才還原。但是,2012年,孫文偉就已經全面負責眾捷汽車的生產經營。

    也是在2018年,眾捷汽車實施股權激勵。具體措施為,公司主要股東孫潔曉、徐華瑩、周美菊、徐鎮將其持有的合計1802.50萬元出資額(占注冊資本的20.60%)無償轉讓給孫文偉。原因是,孫文偉自2012年開始全面負責眾捷汽車的生產經營后,帶領公司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為了獎勵孫文偉對公司作出的巨大貢獻并鼓勵其未來繼續帶領公司發展,前述股東將其所持一部分股權贈與給孫文偉予以激勵。

    在A股公司及A股IPO企業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向公司核心員工、技術人員低價轉讓轉讓股權的較為常見,公司向核心骨干人員低價甚至是0元授予股權也偶有所見,但多名股東集體向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無償贈與股權的現象,極為罕見。

    這是對孫文偉實施的第一次股權激勵。此次股權激勵,2018年確認股份支付費用2189.32萬元。

    2021年9月,眾捷汽車再次實施股權激勵。公司稱,為充分提升公司高管的積極性、責任感與使命感,建立利益共享的長效機制,有效地將股東利益、公司利益、經營管理層利益結合在一起,擬對公司總經理孫文偉實施股權激勵,股份來源于公司增資擴股,擬實施激勵股份為360萬股。本次股權激勵,認購價格為每股2元,基本上是半價。2021年,公司確認股份支付費用為702萬元。

    此外,公司僅對孫文偉一個人實施股權激勵,也頗為罕見。

    眾捷汽車稱,通過股權激勵,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進一步增加了控制比例。

    除了股權激勵,眾捷汽車還存在大量股權代持現象。這些代持的股權,直到2021年才得以批量還原,代持行為存在長達12年之久。

    IPO前兩名財務總監辭職

    眾捷汽車還存在諸多問題,都將是本次IPO路上的絆腳石。

    眾捷汽車下游客戶主要為大型跨國一級汽車零部件供應商,主要客戶包括馬勒、法雷奧、翰昂、馬瑞利等海外知名企業。

    正因為主要客戶為海外企業,公司存在客戶集中度偏高、海外銷售占比偏高等問題。

    報告期,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64億元、4.43億元、5.93億元。其中,來自前五大客戶收入為3.05億元、3.44億元、3.86億元,占比分別為83.76%、77.71%、65%,來自海外市場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83.05%、84.13%、78.83%,占比較高。

    眾捷汽車的海外市場業務主要位于歐洲、北美洲等地區。近年來,全球貿易環境日趨復雜、匯率波動風險加大,約80%收入來自海外,且前五大客戶占比雖然呈下降趨勢,但仍然超過65%,風險不言而喻。報告期,公司匯兌損益為91.58萬元、-180.57 萬元、-771.58萬元,不斷擴大。

    截至2021年底,眾捷汽車的資產規模為7.08億元,與上述全球知名客戶相比,明顯處于弱勢。

    在產業鏈條中處于弱勢,一個突出的表現是,毛利率不斷下降,應收賬款不斷增加。

    報告期,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9.95%、25.10%、23.20%,凈利率為13.90%、10.74%、8.19%,持續下降。公司解釋稱,受新冠疫情、運輸費轉入成本、匯率波動、海運費上漲、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毛利率呈現下降的趨勢。

    報告期各期末,眾捷汽車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7433.51萬元、1.12億元、1.25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0.58%、34.69%、30.42%,占比較高。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8899.95萬元、1.1億元、1.84億元,占流動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 36.62%、33.94%、44.89%,存貨規模較大且增長較快。

    上述數據顯示,2021年,應收賬款及存貨合計達3.09億元,占公司當期流動資產的75.31%。二者占比如此之高,勢必影響公司流動性。

    截至2021年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0.81億元,而短期債務1.80億元,存在較為明顯償債壓力。

    為了緩解償債壓力,本次IPO,眾捷汽車擬募資4.22億元,其中800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

    奇怪的是,在如此大的財務壓力下,2021年,公司卻向股東派發了4600萬元紅利,這加劇了公司流動性困境。

    值得一提的是,眾捷汽車財務總監密集離職。2020年1月,解文龍辭任公司財務總監,辭任后仍在公司工作,公司聘任趙歲產為財務總監。當年10月,趙歲產辭任公司財務總監。2021年1月,公司聘任計惠為財務總監。

    IPO前,眾捷汽車的財務總監為何密集離職?眾捷汽車未做說明。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