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日元貶值引發日企“高物價破產”潮 大規模刺激對經濟提振或有限

    日元貶值引發日企“高物價破產”潮 大規模刺激對經濟提振或有限

    2022-11-16 08:00:5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因物價攀升,日本國內中小企業正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11月11日,日本央行公布的統計結果顯示,由于進口商品價格持續飆升疊加日元大幅貶值,日本企業物價指數連續20個月同比上漲,10月同比上升9.1%至117.5,再創有統計以來的新高。報告顯示,當月對企業物價上漲推動最大的是電力、管道煤氣和自來水價格,同比上漲43.2%。

    高企的資源價格使企業的經營空間受到擠壓。因此,破產關店成了很多中小企業無奈的選擇。據日本市場調查公司帝國數據銀行數據,今年10月,破產企業就達到594家,同比增長16%,實現連續6個月同比增長。截至目前,2022年破產的企業數為5年來最多。近期還有消息稱,日本的海外勞工人數增長已出現停滯。

    面對種種負面影響,日本政府密集通過財政手段實施補助。不過,日元貶值未見明顯緩和,由此引致的一系列負面影響正在顯現。此時日本政府施加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措施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企業破產潮加劇

    日本企業破產似乎有加劇的跡象。帝國數據銀行8月的調查數據顯示,有八成中小企業表示切實感受到日元急劇貶值帶來的成本上漲壓力?梢,如何應對企業“高物價破產”已經成為日本政府的重要課題。

    按破產企業的類別來看,首當其沖的是食品相關企業。據日本總務省數據,9月不含生鮮的食品價格上升4.6%,漲幅約創41年來的新高。在加薪步伐未能跟上物價上漲的情況下,預計10月食品價格加速上漲。

    復旦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孫立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原本擁有強大客戶群、銷售價格偏高的企業率先退出了市場,反而是價廉物美的食品企業還能獲得銷售回款!

    受影響較大的還有纖維行業、機械器具和家具建材行業等。

    總的來說,這部分破產企業大多屬于日本國內的中小企業。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副會長、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中心主任陳子雷向記者表示,這部分企業生產經營規模不大,盈利能力較弱,比較容易受到成本上漲的沖擊。

    孫立堅也認為,日本企業破產的原因,跟當前日本遭受巨大的輸入型通脹,運營成本高企有關,而日本寬松的貨幣政策所導致的日元疲軟則加劇了這種情況,使得資源價格偏高;另外,日本老齡化程度高,消費場景萎縮導致了通縮型經濟,使得輸入型通脹難以得到民眾共同分擔,即很難向客戶轉嫁成本,“商家不得不承受成本上升的壓力,利潤空間越來越小,最后只能走上破產這條道路!

    他表示,由于日本國內中小企業上市的比例很低,所以很難從資本市場的角度去消化成本上升,收入和銷售回款減少,導致企業經營困難。

    在輸入型通脹、日元貶值情況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日本中小企業破產的情況預計還會繼續。戴二彪表示,自疫情發生后,企業經營環境惡化,但日本政府和金融機構通過對中小企業無利息無擔保融資等巨額緊急援助措施,強化了企業保護,一旦融資條件和還貸利息正;,企業破產數還會有所增加。

    日本對外勞吸引力下降

    中小企業在日本企業中的占比超過90%,若無法妥善處理中小企業破產的問題,負面影響可能還會波及日本企業界乃至整個日本經濟。然而,就在日本政府為此頭疼不已時,勞動力“逃離日本”成為新問題。

    日元不斷貶值,使得日本整體薪水增長停滯。日本厚生勞動省發布的7月勞動統計調查顯示,考慮物價變化影響的日本人均實際工資連續4個月負增長。在工資縮水的情況下,越來越多日本年輕人開始前往海外謀求更好的發展。有統計數據顯示,如今在加拿大打工的日本人比5年前翻了一倍。

    除了本國年輕人開始選擇到歐美國家打工發展,在日本國內的一些外勞們也開始“逃離日本”。

    有數據顯示,2021年日本外勞約有172萬人,占日本全部適齡勞動人口的2.5%,是10年前2.5倍多,當中以制造業的外勞占比最多。但自疫情暴發以來,海外勞工的增長就陷入了停滯。入境受阻,加之日元貶值加劇,赴日打工變得不再吃香。

    近年來越南成為了日本外勞最大來源國。據日媒推算,近兩年日元兌越南盾貶值25%。這意味著,越南勞工能拿到的工資大幅縮水。

    但以日本當前少子老齡化的狀況來看,外勞將是該國經濟的新源泉。日本國家人口和社會保障研究所估計,到2040年,日本的勞動年齡人口將從2020年的7400萬銳減至不到6000萬。日本開發銀行和價值管理研究所在今年2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預計,到2030年,日本需要將外籍勞動力增加一倍以上,即達到420萬人,到2040年達到630萬人,才能實現1.24%的年經濟增長率。

    對此,孫立堅表示,若外籍勞工離開日本,將進一步打擊日本的中小企業,特別是對勞動密集型行業沖擊非常大。

    “日元貶值不利于留住海外人才和勞工,特別是在少子老齡化社會的日本,本來就存在技術人才和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标愖永妆硎,日元貶值將使這個問題變得更為突出,降低近年來日本為了引進海外人才和勞動力所出臺政策的紅利效應。

    經濟刺激效果或有限

    為了緩解日元貶值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日本政府決定再次祭出大規模經濟刺激措施。

    11月8日,日本內閣批準了本財年第二次追加預算,金額為29.1萬億日元。有分析指,該規模的經濟刺激方案實屬罕見。具體來看,該刺激計劃有四分之一的預算將用于價格緩解措施,包括電力和汽油補貼,以及鼓勵企業加薪;而有大約五分之一的預算將用于更廣泛地分配財富,另外7.5萬億日元將用于提高災害抵御能力和應對日本安全環境變化。

    兩周前,日本已公布了總規模達到67.1萬億日元的一攬子經濟刺激方案。如此密集地公布刺激方案,可見日本堅持其寬松貨幣政策,以及緩解成本壓力的決心。

    對于連續兩次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所起到的效用,外界仍有質疑。戴二彪認為,經濟刺激措施在短期內會有一定效果,但要解決日本面臨的少子老齡化帶來的消費萎縮、新領域創新能力下降、企業家精神減弱等結構性問題還需要時間。

    孫立堅則直言,日本在本財年第二次實施經濟刺激,其實效果非常有限,“當前日本的財政刺激在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該國在供應鏈做出政治性的調整,造成供給缺口,對企業成本上升造成了負擔。政府的經濟刺激是為了彌補資源性行業出現的價格上升。但是這種擴張性的財政刺激措施,在增加市場資金投放的同時,還會造成額外的資源供給增加,可能會造成日元的進一步貶值!

    日本政府一方面批準經濟刺激計劃,另一方面,還在為了緩解日元貶值動用外匯儲備干預匯率。

    孫立堅表示,這是因為日本目前暫時沒有其他可替代寬松貨幣政策的做法,“由于日本是外向型經濟體,所以它的經濟還取決于與中國的供應鏈何時恢復暢通,美國市場的需求能否恢復!彼硎,等到供應鏈恢復暢通,美國市場的需求增加,日本強大的制造業和服務業的競爭力就能發揮作用。

    孫立堅認為,日本只能一邊動用外儲干預貨幣,來對沖經濟刺激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一邊放松疫情管理的強度、增加海外游客、帶來日元需求增加的效應,以緩解日元貶值的壓力。

    在世界各大經濟體紛紛跟隨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日本依舊堅持寬松的貨幣政策。近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再次重申,不要指望在短期之內加息或退出刺激。

    對此,孫立堅認為,日本央行的選擇有它自身的原因,“日本國內供給端的競爭力并沒有衰落,目前的困境在于少子老齡化對它需求端造成的負面影響,使得供給端受到了需求端的約束。所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也是希望通過寬松的貨幣政策帶動需求端。目前日本要做的就是通過財政手段阻止日元過度貶值,防止資本外逃!彼J為,就目前來看,日本政府仍在未雨綢繆,不斷強化自己供給端的競爭力,等到市場恢復活力,就可以發揮其供給端的優勢,重新奪回競爭力。(21世紀經濟報道)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