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江商报 > 包钢系“白菜价”利益输送10年困局依旧难解   北方稀土年赚50亿暴利时代或将终结

    包钢系“白菜价”利益输送10年困局依旧难解   北方稀土年赚50亿暴利时代或将终结

    2022-11-14 08:11:3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包钢系持续了10年的利益输送行为,或将终结,但困局依旧。

    11月10日晚间,包钢系A股公司北方稀土(600111.SH)发布公告称,包钢股份(600010.SH)上调稀土精矿价格的提议仍未获公司股东大会通过。

    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的控股股东均为包钢集团,北方稀土主要从事稀土精矿、稀土深加工,其原料来自于包钢股份,包钢股份主营业务为“钢铁+稀土精矿开采”,二者长期开展关联交易。

    备受质疑的是,近10年,包钢股份以白菜价向北方稀土供应,引发市场对其利益输送的诟病。

    今年6月以来,包钢股份提议的提价,一而再、再而三遭到北方稀土方面抵制,陷入利益输送困局。在北方稀土最近一次股东大会上,包钢股份还释放逼宫消息。

    2021年及今年前三季度,北方稀土相继盈利51.30亿元、46.31亿元。而包钢股份在今年前三季度亏损7.46亿元。

    提价难产,困局难解。不过,包钢股份变更结算机制的决心很大。未来,北方稀土的暴利时代或将终结。

    无视施压涨价提议再遭否决

    试图改变利益输送的现状,包钢股份抛出的涨价提议,被北方稀土的股东大会一再否决。

    今年上半年,受上游稀土供应扰动和下游磁材需求拉升等因素影响,轻稀土氧化物价格每吨突破百万元,处于近十年高位。

    今年6月22日晚间,包钢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与北方稀土重新签署《稀土精矿供应合同》,自今年7月1日起,双方稀土精矿交易价格调整为不含税 39189元/吨,今年交易总量不超过23万吨。

    年初,双方稀土精矿交易价格为26887元/吨。按照包钢股份的说法,该次调价上涨幅度为46%。

    北方稀土也在6月29日披露了提价相关内容,但需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北方稀土公司章程规定,总额高于3000万元、且高于公司经审计净资产值5%的关联交易,须由股东大会批准实施。

    结果,包钢股份的首次涨价提议失败,北方稀土的股东大会否决了前述提议。

    10月25日,包钢股份抛出新的涨价方案,相比于此前拟调价至39189元/吨,本次最新价格下调2000元/吨,拟调至37230元/吨,相比于1月份协议价格仍上涨38.47%。

    11月9日,在北方稀土召开股东大会前夕,包钢股份突然发布公告公开施压称,若北方稀土本次股东大会仍不能审议通过此前议案,双方便无法按照现有交易模式开展稀土精矿购销。为保证稀土精矿销售业务的正常开展,公司拟采取竞价、拍卖等公开方式销售稀土精矿。北方稀土作为长期稳定大客户,可以参与公司的公开销售。但具体销售条件、方式、价格水平、数量等,授权公司经理层综合各种因素、根据生产经营需要决定。

    相较上半年的高位运行,今年下半年,稀土价格持续走低。中国稀土行业协会数据显示,氧化镨钕9月5日跌到年内最低价58.5万元/吨之后开始有所反弹,本月初,氧化镨钕最低交易价格为64.75万元/吨,但较上半年均价95.5万元/吨下降幅度约32.2%。

    二次提议涨价,北方稀土的中小股东仍不买账。

    11月10日晚,北方稀土公告称,《关于调整稀土精矿关联交易价格及年度预计交易总金额的议案》未获审议通过。在此次表决中,有49.9%的股东对上述涨价协议表示反对,49.89%的股东投了赞同票,剩余0.21%的股东则表态弃权。

    包钢集团是包钢股份、北方稀土的控股股东,分别持有二者36.66%股权、55.02%股权。由于涨价协议为关联交易,包钢集团需要回避表决。

    由此可见,持股5%以下的中小股东影响了包钢股份的两次涨价方案。

    那么,接下来,北方稀土是否根据包钢股份此前公告参与公开采购,值得关注。

    “中国神土”或是最佳方案

    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的调价拉锯战,是双方的利益博弈,但这是包钢系内部的利益分配的困局。

    北方稀土前身是始建于1961年的包钢8861稀土实验厂,1997年上市。包钢股份成立于1999年,由包钢集团下属炼钢厂演变而来,2001年上市。

    2009年,包钢股份亏损16.31亿元,股价长期在1元左右徘徊,处于退市边缘。而在2010年前后,受国家整顿和减少稀土产量影响,氧化镨钕价格疯涨。氧化镝由200万元/吨左右飙涨至1300万元/吨,氧化铽从300万/吨左右一路飙涨至2000万/吨。

    于是,包钢集团对包钢股份及北方稀土的发展进行定位,包钢股份为铁、有色金属、煤炭等上游矿产资源及相应产品的唯一整合方,北方稀土为稀土冶炼、分离及应用业务的唯一整合方。

    2015年,包钢股份通过募资,以8.21亿元价格收购了包钢集团拥有的选矿相关资产、白云鄂博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工程项目选铁相关资产以及尾矿库资产。此次交易完成后,包钢股份承接了包钢集团向北方稀土供应稀土原料。

    2018年,北方稀土将稀土选矿生产及工业试验后库存的549.48万吨稀土矿石,以及公司稀选厂、白云博宇分公司的房屋建筑物、机器设备和材料备件作价12亿元转让给包钢股份。至此,解决了同业竞争问题,包钢股份实现了钢铁+稀土精矿等开采双主业,而北方稀土则专门从事稀土下游的加工,不再涉足选矿开采。

    两家公司之间的稀土精矿交易具有排他性,以保障北方稀土的原料供应。而稀土精矿调价必须双方同意方可实施。

    2017年4月,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首次签署《稀土精矿供应合同》,此后又相继签署了几次合同,稀土精矿价格年幅度为51.35%、-10%、0%、29.12%、65.27%。同期,市场氧化镨钕价格变化幅度分别为89.92%、-35.51%、-11.71%、46.42%、108.69%。稀土精矿 的变动幅度远小于市场氧化镨钕价格变动幅度。

    尽管如此,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仍然存在白菜价交易。包钢股份方面人士称,过去向北方稀土销售,几乎是三折、四折。

    实际上,2012年前后,就有针对北方稀土利益输送的质疑,那就是向其销售的稀土精矿等远低于市场价。由此来看,这一利益输送行为持续了10年。

    稀土精矿是包钢股份利润的主要来源。今年前三季度,包钢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82.05亿元,同比下降9.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为亏损7.46亿元,其中,三季度亏损11.65亿元。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钢铁行业需求下滑,公司经营业绩承压。

    与之相反,北方稀土在2021年大赚51.30亿元同比增长462.32%后,今年前三季度盈利46.31亿元,同比增长47.07%。

    分析人士称,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之间的定价不合理,没有体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定价原则,这样的利益博弈还会存在。

    市场上较为趋同的办法是,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进行“稀土资产整合”,北方稀土形成从上游选矿开采到下游价格的垂直产业链,彻底解决关联交易。如果这样重组,那么,北方稀土将成为拥有全球最大的稀土矿以及最大、最先进的冶炼产能,成为真正的“中国神土”。

    不过,短期来看,北方稀土变成“中国神土”尚需时日。

    显然,在大幅亏损的背景下,包钢股份继续以白菜价向北方稀土输送利益的行为可能会改变。届时,北方稀土的暴利时代也将结束。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