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高威科四戰IPO凈利10年開倒車再降千萬 代理收入占80%研發費率1.55%被指“偽高新”

    高威科四戰IPO凈利10年開倒車再降千萬 代理收入占80%研發費率1.55%被指“偽高新”

    2022-11-07 08:02:3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北京高威科電氣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威科”)對A股市場堪稱是一廂情愿,正在發起第四次IPO沖刺。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高威科在長達12年里被A股市場拒之門外是有道理的,公司成長性明顯不足。2021年,公司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0.47億元,不及2010年的0.57億元,過去10年,公司凈利潤開了倒車。

    高威科自稱是一家高新技術企業,實際上,公司并不符合高新技術特征。2021年其研發費用為0.25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僅約為1.55%。

    備受詬病的是,高威科實際上只是一家代理商,近幾年,代理收入占比均超過80%。公司還曾因為違規銷售被三菱取消代理資格,導致業績下滑。

    高威科還存在財務壓力。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0.86億元,而短期債務為2.43億元,存在資金缺口。

    10年IPO長跑股東進出頻繁

    在A股市場IPO正;、科創板及創業板實施注冊制的情況下,IPO長跑的現象較為少見。高威科可能是為數不多的長跑者。

    高威科成立于2001年2月21日,由葉國明、黃光泉、王月華、吳旋、劉巖、石濟民、張儼萍等7名自然人以貨幣出資設立,注冊資本300萬元。2010年8月,高威科實施股改,變更為股份公司。此時,公司總股本為8000萬股,股東29名。

    剛剛完成股改,高威科就籌劃沖擊A股IPO,并向證監會遞交上市申請,擬在深交所掛牌上市,公開發行2668萬股股份。2012年1月9日,證監會發審委第8次發審委會審核高威科上市申請事項,高威科沒有創造奇跡,其IPO被否決。當時,公司劣勢表現為資金不足,規模較小,網點分布、技術研發、服務種類、吸引優秀人才及流動資金周轉等方面均不足。

    公開消息顯示,2015年、2017年,高威科又先后兩次遞交了IPO申請,轉戰上交所,均沒有成功。

    今年6月,高威科第四次遞交上市申請,轉戰深交所,擬在創業板掛牌上市。

    至此,從2011年首次遞交上市申請至今,高威科已經四次遞交A股IPO上市申請,時間持續了12年之久。

    耗時12年的IPO長跑,高威科的部分股東已經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2018年5月22日,高威科原股東金風投資與公司簽署《股份轉讓協議》,約定高威科回購金風投資持有的260萬股股份,回購價格為7.31元/股。當年10月9日,高威科以承兌匯票的方式向金風投資支付1900萬元股份回購款,隨后,260萬股股份被注銷。由此可見,等不急的金風投資選擇了撤退出局。

    類似的原股東轉讓股權撤退的不在少數。

    2021年8月,高威科新一輪IPO緊鑼密鼓推進之時,機構股東紅舜一號與張麗云、李如靈、包俊峰、淄博昀天、上海晟浩真分別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將其所持高威科股份全部轉讓。

    在新一輪IPO之前,也有突擊入股者,以賭IPO上市。近一年,高威科新增股東為安吉一凡、淄博昀天、上海晟浩真、永誠貳號、張麗云、李如靈和包俊峰。其中,安吉一凡系通過增資入股的,淄博昀天等是受讓紅舜一號轉讓的股份,永誠貳號是從另一名股東上海晟浩真處受讓取得。增資價格和轉讓價格均為5.75元/股。

    這一次IPO,新的資本突擊入股,能如愿嗎?

    高度依賴代理凈利倒退

    12年IPO長跑的背后,是高威科的決心及短板綜合反映。

    高威科的經營業績持續萎靡。

    2010年,高威科在首次IPO之前,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10.65億元、0.57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0.55億元,同比增長137.65%。

    2012年至2014年,高威科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0.82億元、9.97億元、12.98億元,凈利潤為0.53億元、0.30億元、0.37億元,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表現為波動。2015年、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11.41億元、12.76億元,同比變動-12.10%、11.82%;凈利潤為0.21億元、0.33億元,同比變動-44.06%、60.22%,波動幅度加大。

    2019年至2021年,高威科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1.07億元、13.15億元、16.35億元,呈現連續增長勢頭。同期凈利潤為0.18億元、0.37億元、0.47億元,也為連續增長。

    2012年至2021年,公司實現的扣非凈利潤與凈利潤變動趨勢基本一致,說明非經常性損益對公司業績影響較小。

    縱覽2010年至2021年長達12年的經營業績,2010年至2019年的10年間,公司營業收入在10億元左右波動,2014年最高為12.98億元,2013年最低為9.97億元。在這期間,凈利潤最高出現在2010年,為0.57億元,最低出現在2019年,為0.18億元。

    2020年、2021年,高威科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均表現為穩增長,主要原因為公司通過兩次股權置換方式收購了深圳微秒100%股權。正是靠深圳微秒,高威科的營業收入、凈利潤轉為持續增長。

    不過,2021年,公司凈利潤0.47億元,仍然不及2010年。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7.05億元、0.30億元。

    高威科本次IPO,市場關注的一個核心問題是,公司是否具有成長性?未來,是否具備持續盈利能力?

    高威科實質上是一家代理商。根據招股書,公司營業收入來自四大類業務,即技術集成產品銷售、自動化產品分銷、系統解決方案、運動控制產品。其中,運動控制產品收入主要來自全資子公司深圳微秒。前三大類業務,主要是為三菱、施耐德、SMC、北元電器、山洋、西門子等工業自動化產品制造商進行代理銷售。

    2019年至今年上半年,高威科前三類業務收入占比分別為100%、95.72%、96.11%、95%。其中,自動化產品分銷收入占比分別為26.66%、24.56%、23.98%、18.88%。

    不過,與普通的代理商不同,高威科還在代銷產品過程中提供服務,包括為客戶提供控制功能方案設計、產品選型、應用軟件編程、界面開發、功能測試和(或)現場調試等技術服務,公司稱其為提供增值服務。

    如果剔除增值服務這一因素,高威科代理收入占比也超過80%。由此可見,公司對代理及分銷業務高度依賴。

    值得一提的是,高威科子公司曾存在“將特價產品銷售給非特定客戶”被三菱取消代理商資格、取消FA產品直接采購權限、扣除2018年10月到2019年3月SV產品折扣折讓、對SV的特價進行調整等處罰措施,取消2019年至2020年3月特級代理商資格,直到2020年4月才恢復“特級代理商”資質。

    研發費率不足3%

    高威科未來的成長性還與研發有關。其在研發投入方面明顯不足。

    wind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5年,盡管營業收入處于波動狀態,但高威科的研發費用持續增長,分別為0.20億元、0.22億元、0.23億元、0.25億元。2015年,公司研發費用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約為2.19%。

    2019年至2021年,公司投入的研發費用分別為0.19億元、0.22億元、0.25億元,研發費率分別為1.70%、1.66%、1.55%。今年上半年,公司研發費用為0.15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2.15%,仍然處于低位。

    與同行相比,高威科的研發投入也不足。A股市場上,可比公司有眾業達、海得控制兩家。2019年至今年上半年,眾業達的研發費用率穩定在0.33%左右,海得控制分別為3.18%、3.07%、2.43%、4.12%。

    眾業達明顯偏低,原因是,眾業達以自動化產品分銷業務為主,分銷業務以銷售為主,研發費率低較為正常。海得控制研發費率相對較高,高威科解釋稱,海得控制的業務結構中工業信息化業務和新能源業務占比較高。

    高威科稱,其是一家專業從事工業自動化、數字化綜合服務和自動化控制系統核心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按照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條件,研發人員占比不低于10%,年營業收入超過2億元的,研究開發費用占當期銷售收入總額的比例不低于3%,高新技術產品收入占比不低于60%。

    招股書顯示,2021年及今年上半年,高威科研發人員占比為18.74%、19.38%,達到了認定條件。

    高新技術產品收入占銷售收入的比例究竟有多少,高威科沒有披露。根據上述營業收入依賴代理業務來看,估計達不到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條件。至于研發費用占比不低于3%,顯然,高威科也是不符合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條件的。

    奇怪的是,在招股書中,高威科稱其2019年至今年上半年的研發投入分別為5370.81萬元、5106.69萬元、4995.45萬元、2689.37萬元,逐年下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為4.85%、3.88%、3.06%、3.81%。

    公司稱,不存在研發投入資本化情形。那么,為何在同一份招股書中研發投入數據打架?從公司披露的研發費用明細來看,研發費用的數據可信度較高,所謂的研發投入極有可能是為了應對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達到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條件而“杜撰”的。

    事實上,高威科披露的數據打架不在少數,關于2022年上半年的研發人員數量及占比,存在124人、126人及19.38%、19.66%兩個版本,真實性存疑。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