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乓乓響保供毛利率84%畸高被指“發橫財”   無視債務實控人黃建義夫婦突擊分紅2340萬

    乓乓響保供毛利率84%畸高被指“發橫財”   無視債務實控人黃建義夫婦突擊分紅2340萬

    2022-10-31 07:59:0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忙于沖擊港股IPO的乓乓響(中國)有限公司(簡稱“乓乓響”),被指發橫財或是其本次IPO的最大障礙。

    乓乓響是上海市最大的食堂食品供應鏈綜合服務供應商,市占率約為1.5%。2019年之前,公司的主業處于或微利或虧損狀態。奇怪的是,2019年開始,在營業收入并未明顯增長的情況下,公司不僅扭虧為盈,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還持續快速增長。

    今年上半年,乓乓響成為臨時保供單位之一,其臨時及應急服務供應商業務的毛利率高達83.8%,團購團長業務毛利率也高達74.7%,遠遠高于正常時期的30%左右。

    作為乓乓響的實際控制人,黃建義、張衛平夫婦合計持有公司100%股權。公司本次推進2022年中期派息,擬派發2340萬元。

    讓人不解的是,乓乓響流動性不足,償債壓力較大,突擊向實際控制人分紅,勢必會雪上加霜。

    畸高毛利率受質疑

    原本平淡無奇的經營,因為參與保供而出現異常,乓乓響受到了社會廣泛質疑,存在道德風險。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4月,乓乓響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10月24日,乓乓響再次出現在港交所的申請上市的欄目下,其披露的申請版本的招股書為第一次呈交,這意味著公司是第二次沖擊港股IPO。

    至于第一次闖關港股IPO為何失敗,乓乓響并未作出解釋。本次IPO,公司選擇的報告期頗為異常。

    通常而言,IPO企業選擇報告期,多以年度、半年度、季度為主。乓乓響選擇的報告期,今年為前五個月。市場一致的疑慮為,既然是10月24日遞交上市申請并進行預披露,為何不選擇半年度或者前三季度,而選擇前五個月。

    選擇前五個月,乓乓響是動了心思的,藏有玄機。

    乓乓響是上海市最大的食堂食品供應鏈綜合服務供應商,今年3月至5月,乓乓響被評選為上海市供給保障重點單位,成為全市70家供給保障重點單位之一。

    市場習慣的邏輯是,特殊時期,參與保供的企業,應該借機體現社會價值,獲得社會認同,相當于為企業做一次免費廣告。在特殊時期,保供單位不僅不會為盈利,甚至會虧本去全力保供。疫情期間,曾有大量企業捐款、捐獻抗疫物資等。

    然而,乓乓響刷新了市場的認知。

    根據招股書披露,今年前五個月,乓乓響的毛利率畸高。具體為,團購團長業務毛利率74.7%、個人客戶毛利率52.6%,政府機構、臨時及應急服務供應商、為雇員采購的實體業務毛利率分別為73.6%、83.8%、74.6%,只有其他企業及機構客戶的毛利率低于50%,為36.3%。整體上的毛利率為69.6%。

    乓乓響屬于農產品流通服務商,從上游采購農產品經過分揀等簡單初加工后轉賣給幼兒園、教育機構等,參與保供期間,基本上屬于轉手貿易,產品不只局限于農產品。其一般根據成本加成法及加成利潤率厘定產品售價,成本主要包括直接材料、勞工、物流及倉儲成本。

    此前的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28.94%、38.23%、33.83%,最高也不到40%。

    因此,今年前五個月,乓乓響的毛利率堪稱畸高,屬于非正,F象。

    今年前五個月,乓乓響實現營業收入7445.8萬元,同比減少1312.7萬元,而期內溢利1808.1萬元,同比反而增加539萬元。

    今年6月開始,特殊時期結束,乓乓響也不再參與保供。

    6年微利一年蹊蹺逆轉

    乓乓響的經營業績也異常讓人不解。

    乓乓響成立于2012年,國內運營主體為上海乓乓響農副產品配送有限公司,該公司旗下有三家全資子公司,分別是上海乓乓響農副產品加工有限公司、上海乓乓響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東岸農產品有限公司。公司是上海最大食堂食品供應鏈綜合服務供應商,上海食堂食品供應鏈綜合服務市場極為分散,共有逾500家供應商。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2021年的銷售收益計算,乓乓響的市場份額為1.5%。

    2016年4月,乓乓響在新三板掛牌,2019年8月30日,乓乓響終止掛牌,掛牌時間為三年零四個月。

    當時,新三板市場流動性及活躍度不高,且投資門檻相對較高,對投資者缺乏吸引力,企業后續再融資相對較為困難;蛟S是因為這一現實情況,乓乓響選擇從新三板退市,進而轉向香港市場。

    至于乓乓響為何不選擇A股市場,有投行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無論是資產規模、股權結構、公司治理,還是盈利能力方面,乓乓響可能不符合A股市場掛牌條件。此外,在A股IPO時間較長,對于急需融資的乓乓響而言,可能等不起。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新三板掛牌前后,乓乓響的經營業績表現確實欠佳。

    wind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8年,乓乓響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0.43億元、0.60億元、0.75億元、0.89億元、1.06億元、1.25億元,這六年,營業收入表現為持續增長,2018年較2013年增長近2倍。同期,公司實現的凈利潤為295.20萬元、650.64萬元、397.58萬元、126.45萬元、203.40萬元、248.75萬元,2018年的凈利潤反而低于2013年,與營業收入嚴重背離。

    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方面,2013年至2018年分別為294.94萬元、609.35萬元、339.64萬元、-26.05萬元、75.02萬元、-96.59萬元,非微利即虧損。

    顯然,這樣的經營業績是很難撬開A股市場大門的。

    蹊蹺的是,長達6年的微利,在2019年大逆轉。這一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43億元,同比增長0.18億元,增長幅度為14.40%,凈利潤為2268.90萬元,同比大增812.12%,扣非凈利潤成功實現扭虧為盈,同比猛增2269.69%。

    2020年也頗為奇怪。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為1.24億元,同比下降13.30%,不及2018年,而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2729.10萬元、2561.20萬元,同比增長20.28%、22.21%。營業收入比2018年還低,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卻遠遠高于2018年。

    乓乓響的經營模式并未發生明顯變化,為何凈利潤會出現如此異常?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2018年,乓乓響向第一大供應商上海乓乓響農產品專業合作社(簡稱“乓乓響合作社”)采購的總額占比為22.22%,公司稱其不是關聯方,而在2016年則被列入關聯方。2019年,乓乓響合作社(更名為上海品鉑農產品專業合作社)從前五大供應商中消失,2020年再次位列第二大供應商,但采購總額占比僅為7.3%,今年又不再合作。

    乓乓響稱,2015年7月,黃建義將乓乓響合作社75%股權轉讓給第三方。

    是不是黃建義實際控制的曾經的第一大供應商乓乓響合作社在作祟?

    突擊向實控人分紅

    從新三板轉戰港股,乓乓響急求上市的目的,無疑是缺錢。奇怪的是,公司卻選擇突擊分紅。

    一家小規模民營公司掛牌新三板,無疑是想拓寬融資渠道。而轉戰港股市場,對于乓乓響而言,融資較為急迫。因為,公司不惜暴露其特殊時期的畸高毛利率。

    事實上,乓乓響也確實缺錢。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4.07%、80.64%、69.53%。盡管2021年明顯下降,但仍然達到接近70%的高位。

    到今年5月底,其資產負債率約為64.64%,進一步下降。但是,公司的償債壓力依然較大。

    根據招股書,截至今年5月底,乓乓響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470.9萬元,已抵押銀行存款2457.50萬元。對應的長短期銀行借款為8715萬元,其中,短期借款為5646.5萬元,F有資金及現金等價物不能覆蓋短期借款。

    讓人不解的是,在償債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乓乓響竟然還大舉派發紅利。

    繼2019年度派發紅利1200萬元后,今年中期,公司擬派發紅利2340萬元。目前,這筆股息尚未支付。

    2012年9月,乓乓響成立時,創始人為黃建義、許建平、錢建平三人,如今,黃建義及配偶張衛平直接間接合計持有公司100%股權。

    由此可見,乓乓響上市之前的突擊分紅,就是分給實際控制人黃建義夫婦。

    上市之前向實際控制人突擊分紅,是否是利益輸送?

    乓乓響是一家十分典型的家族企業,存在公司治理問題。

    自公司成立以來,黃建義一直擔任董事會主席、行政總裁。公司董事會的三名執行董事中,黃建義和女兒黃賢至各占一名,另外一名執行董事是成立時就進入公司的首席財務官陳正琴。

    今年4月,第一次港股遞表前夕,34歲的黃賢至被委任為執行董事。

    黃建義、黃賢至父女把持董事會,乓乓響的公司治理可能有待完善。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