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李衛國27年打造“防水茅”博得366億財富   東方雨虹凈利首降應收款達130億風險驟增

    李衛國27年打造“防水茅”博得366億財富   東方雨虹凈利首降應收款達130億風險驟增

    2022-10-10 07:42:0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風雨過后見彩虹,一次次困境鍛造了李衛國的傳奇人生。

    27年前,因為住房漏水,李衛國發現商機,放下了鐵飯碗,投身至防水這一世界難題領域。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李衛國,因為一次驚人之舉而暫露頭角,因為承接水立方、鳥巢工程而聲名鵲起。

    27年后的今天,李衛國實際控制的東方雨虹(002271.SZ)市占率在30%左右,成長為行業巨無霸、“防水茅”,其身家也一度高達366億。李衛國認為,50%份額才是理想狀態。

    除了東方雨虹,李衛國還實際控制有另外一家A股公司高能環境(603588.SH),其也具有一定的市場地位。

    不過,如今,李衛國面臨較大危機。房地產產業鏈里,在與產業上下游巨頭交鋒中,東方雨虹并不具有話語權。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凈利潤(下稱凈利潤)首次下降,而其應收賬款猛增至130億元,市值蒸發近千億,風險凸顯。

    李衛國說,巧者善度,知者善豫,不要浪費一切真正的危機。那么,他具備遠見于未萌、覓危中之機的才智與膽識嗎?

    一次不計成本之舉暫露頭角

    不甘寂寞、喜歡標新立異,李衛國的性格,似乎塑造了他的人生。

    1965年9月15日,李衛國出生于湖南常德桃源縣寺坪鄉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隨后幾年,弟弟李興國、李建國相繼出生。在當時的農村,家大口闊,李家的貧困可以想象。上高中時,家里一頭大黃牛因病死亡,原本貧困的李家雪上加霜。1985年,李衛國參加高考,他的志愿是湖南農學院(現湖南農業大學)畜牧水產系,并如愿被錄取,成為鄉里第一個大學生。

    大學期間,早早獨立的李衛國聯合幾名高中同學創辦了養豬場,并賺到了5000元。在那個年代,大學生養豬還是新鮮事。李衛國養豬致富一事也引發了較大程度關注,轟動一時。

    1989年,大學畢業后,李衛國告別養豬場,被分配至長沙縣職業中專任教。但養豬經歷,在李衛國心里種下了創業的種子。

    1992年李衛國被調入湖南省經濟管理學院任教,次年,又被調到湖南省統計局,成為科級干部。不過,在湖南省統計局工作兩年,或許是感覺統計工作有些單調乏味,或許是時代春風激發了創業激情。李衛國動了下海創業的心思。

    在統計局,李衛國分得一間頂樓的宿舍。這間宿舍防水出了問題,維修了六七次仍然漏水。心煩的李衛國突然眼前一亮,單位宿舍樓漏水都沒法解決,房屋漏水可能是大問題,要是能解決這一問題,一定能賺錢。經過一番了解,他發現防水行業是空白。

    于是,1995年,頂著各方壓力及不理解,李衛國下海了,并很快創辦了長沙長虹防水工程有限公司。

    創業是艱難的,李衛國先通過學習,解決防水技術問題,然后逐一登門拜訪,靠腳板和嘴皮子尋找客戶。讓人意外的是,他成功了,一年承接了5項防水工程,賺得人生第一桶金200萬元。

    李衛國的野心遠不止于此。經過兩年發展,李衛國的防水公司成了湖南的領頭羊。此時,他思索著,要想做大做強,應該走出去。

    彼時,為了攬下北京一知名建筑物工程,李衛國開動腦筋,耗時幾個月才找到門路,但此時,該工程的承建商已經確定。李衛國很不甘心,他一咬牙,決定免費承建,并先后提交了6份防水施工方案,最終攬下了這項工程。

    原計劃投入100萬元,為了追求效果,不計成本的李衛國耗資200多萬元。這一下,前期的積累一下子花光了,公司面臨破產。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因在項目中的出色表現,李衛國受到了行業關注,一些項目商主動上門尋求合作。李衛國也帶著30人的隊伍進駐北京,開始第二次創業,成立東方雨虹。

    鳥巢、水立方、大興機場、港珠澳大橋、京張鐵路、京滬高鐵等,一大批中國標志性建筑、國家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都有李衛國和東方雨虹的身影。

    2008年9月10日,乘著北京奧運會閉幕東風,東方雨虹登陸A股市場,成為防水第一股。

    分享地產紅利高歌猛進

    防水建材屬于大地產產業鏈的細分領域,李衛國能夠在細分領域掘得真金白銀,源于地產紅利及過硬的技術。

    即便是現在,防水依然被稱作世界性難題,行業對技術的要求之高可見一斑。

    李衛國之所以能夠在防水領域打下一片江山,與其追逐防水技術有關。有坊間傳言,創業初期,在研制防水涂料時,李衛國全身心投入其中,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試驗,直到讓自己滿意為止。

    對技術的追求反映在東方雨虹身上的是專利數量。截至今年6月底,東方雨虹累計擁有有效專利1337件,其中發明專利397件,實用新型專利805件,外觀設計專利135件。公司對技術的要求是,基礎研究、技術攻克、成果轉化、產業融合。目前,公司有5位工程院院士、7位國際知名科學家、25位技術帶頭人。因為突出的防水技術,東方雨虹與一大批產業上下游知名企業展開合作。而正是受益地產紅利,公司曾實現了高速成長。

    2008年底,上市當年,東方雨虹的總資產為6.60億元,到2021年底,公司總資產達497.33億元,13年增長74.35倍。

    在這期間,中國城鎮化進程加快,房地產市場經歷了黃金10年,大約是從2019年開始,房地產才進入白銀時代。

    在資產規?焖僭鲩L之時,東方雨虹的經營業績大幅增長。2008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7.12億元、0.44億元,2021年,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319.34億元、42.05億元,累計增長約44倍、95倍。在這期間,公司實現了營業收入、凈利潤持續增長。

    在這期間,李衛國推動東方雨虹急劇擴張。公司相繼在華北、華東、東北、華中、華南、西北、西南等地區建立生產物流研發基地,近距離服務下游客戶。公司產品也不斷完善,主要產品包括建筑防水材料、建筑裝飾涂料、特種砂漿、建筑粉料、建筑節能材料、非織造布、特種薄膜等,公司生產的防水材料基本覆蓋了國內新型建筑防水材料的多數重要品種。

    東方雨虹也完成了系列并購,相繼將五洲圖圓、長沙洛迪、江蘇臥牛山、廣州孚達等收入囊中。

    李衛國還推動東方雨虹頻頻募資,為擴張提供資金。2011年以來,東方雨虹股權融資累計達115.85億元,其中,2021年4月,公司通過定增募資80億元。這些募資,除了補充流動資金,基本上用于產業擴張布局。

    從現金流方面看,上市以來,公司投資現金流持續凈流出,且凈流出金額逐年增加,其中,2019年至2021年,凈流出金額分別為13.74億元、17.44億元、56.51億元,三年合計達87.6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推動東方雨虹高歌猛進式擴張之時,李衛國實際控制的高能環境也在高速擴張。

    高能環境前身為成立于1992年的北京高能墊襯工程處,由中科院高能所投資組建,主營高低密度聚乙烯墊襯防水、防腐、工程專項施工等業務,2001年改制為有限公司,2009年變更為股份公司。

    期間,李衛國于2007年通過股權受讓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實際控制人。

    2014年底,高能環境躋身A股市場。上市后,公司開啟“買買買”模式,先后取得深圳市鑫卓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杭州新德環?萍加邢薰、山東揚子化工有限公司、貴州宏達環?萍加邢薰荆ê喎Q“貴州宏達”)、浙江嘉天禾、鑫科環保等20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

    今年6月底,高能環境總資產199.13億元,較上市之前2013年底的15.75億元增長約11.60倍。

    市值蒸發近千億“防水茅”光環不再

    李衛國推動東方雨虹大舉擴張,帶動二級市場股價大幅飆漲。但如今,公司市值已經蒸發近千億。

    2008年上市之時,東方雨虹的發行價格為17.33元/股,當年10月16日,股價一度回調至11.89元/股,自此開始,股價探底回升。

    上市以來,東方雨虹進行了多次送轉股。從后復權的股價來看,2021年6月1日,其股價最高達1994.64元/股,較發行價累計上漲約114倍。

    對應的市值方面,掛牌交易前夕,其市值為9.18億元,去年6月1日達1618.89億元,累計增長約175.35倍。

    營收凈利持續增長,市值增長高達175倍,如此強勢表現,在A股市場上并不多見,東方雨虹因此被市場稱之為“防水茅”。

    然而,市值1618.89億元是迄今為止的頂點,此后,其股價一路下跌,市值不斷縮水。

    K線圖顯示,今年7月5日跌停開始,東方雨虹的股價加速下跌,到9月30日,股價跌至26.37元/股,盤中下探至25.70元/股。短短兩個多月,其股價從51.80元/股一路下跌,累計跌幅在50%左右。如果以去年6月1日的股價計算,跌幅接近60%。

    對應的市值,目前約為664億元,較去年6月1日的巔峰減少了954億元。

    高峰時段,李衛國的財富達366億元,如今縮水至150.17億元。

    股價大跌與“防水茅”業績變臉有關。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53.07億元,同比增長7.57%,這是公司2016年中期以來營收同比增速首次降為個位數。對應的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下稱扣非凈利潤)分別為9.66億元、8.90億元,同比下降幅度為37.13%、38.48%。

    中期凈利潤同比下降,這是東方雨虹上市以來的首次。

    其實,隨著房地產市場持續深入調整,東方雨虹積極布局了非地產業務,重點發力重大基礎設施,同時,公司還布局了非防水業務。但從今年上半年的經營業績看,實際效果并不理想。

    在營業收入增速放緩、凈利潤較大幅度下滑之際,東方雨虹的應收賬款反而大幅增加。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賬面余額為147.48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14.09億元增加33.39億元。其中,應收賬款余額為129.54億元,同比增加31.32億元。

    而在今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僅增加10.78億元,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增加33.39億元,說明公司回款能力大幅下降。

    經營現金流也印證了這一說法。今年上半年,公司經營現金流凈流出69.80億元,較去年同期降幅達99.94%。

    截至今年二季度,東方雨虹賬面貨幣資金51億元,其中,受限貨幣資金約9.38億元,另外,尚未使用的募資1.37億元。由此可見,公司可動用資金為40.25億元。對應的債務為58.54億元,其中短期債務53.46億元。

    在去年定增募資80億元的情況下,東方雨虹的財務壓力仍然凸顯。

    李衛國也存在資金壓力。9月28日,其將所持東方雨虹260萬股股份補充質押。至此,其質押率達54.73%。此外,李衛國所持高能環境的股權質押率為47.10%。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