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江商報 > 前海人壽大股東不當干預姚振華被約談 單季巨虧23億償付能力持續逼近監管紅線

    前海人壽大股東不當干預姚振華被約談 單季巨虧23億償付能力持續逼近監管紅線

    2022-07-18 07:53:2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蔡嘉

    姚振華“野蠻人”的特性,在前海人壽的治理中再次展現。

    7月15日,前海人壽收到銀保監會人身險部監管意見書,指出前海人壽公司治理存在問題,應立即進行問題整改。同時,前海人壽的實控人姚振華被銀保監會約談,責令改正違規問題。

    這主要因前海人壽的人事大動蕩。數日前,寶能集團突然宣布,前海人壽沈成方的董事、總經理職務以及陳琳的監事職務相繼被免。至此,前海人壽已無董事長、總經理、監事長,被打上“三無公司”的標簽。

    作為七年前姚振華挑起“寶萬之爭”的武器,曾一度風光無限的前海人壽如今因內部治理混亂,再度成為市場焦點。數據顯示,2021年前海人壽實現保險業務收入718.41億元,但凈利潤僅為2.46億元,較2016年最高峰時期縮水94%。今年一季度,前海人壽保險業務實現收入110億元,同比減少78.4%,凈利潤由盈轉虧至23.23億元。

    不僅僅是盈利能力快速衰退,前海人壽的償付能力堪憂。今年一季度,公司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66.39%,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10.17%,均已逼近監管紅線,且連續七個季度風險評級為C類,淪為不達標公司。

    元老高管集體缺位淪為“三無公司”

    在公司的治理中,董事長、總經理、監事長不可或缺,但前海人壽卻三者都缺。

    7月11日,寶能集團官網突然發布公告,旗下公司前海人壽近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股東大會決議免去沈成方公司董事職務、免去陳琳公司監事職務。前海人壽召開董事會臨時會議,董事會決議免去沈成方總經理職務。

    沈成方和陳琳均是前海人壽的核心元老級人物。資料顯示,2008年至2011年,沈成方曾在平安人壽擔任總精算師,2012年前海人壽成立,沈成方作為創始高管團隊成員,在此后的六年時間,歷任前海人壽總精算師、副總經理,并在2018年8月起擔任公司總經理。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在前海人壽近十年的發展歷程中,沈成方是公司任期時間最長的總經理。在其之前,前海人壽曾在三年內更換三任總經理,分別為孫偉光、傅杰、劉宇峰。

    而陳琳也已在前海人壽供職10年,2012年4月,陳琳開始擔任前海人壽監事會主席直至此次被免職。此外,2016年11月至今,陳琳還在由前海人壽作為第一大股東的上市公司南玻A(000012.SZ)擔任董事長。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3月,前海人壽董事長張金順因個人原因離職,沈成方一直代為履行董事長職責。其突然被免職,也意味著前海人壽已無董事長、總經理、監事長,被市場戲稱為“三無公司”,且目前除了五名獨立董事之外,前海人壽僅剩一名董事。

    高管層大震蕩,引發市場及監管部門的高度關注。7月14日,銀保監會人身險部向前海人壽發布的監管意見書指出,經核查,經上述涉及人事變動的會議召開,前海人壽并不知情,會議未按照公司章程和監管要求向全體董事和監事發送通知,且未提前通知監管機構。

    針對上述問題,銀保監會提出相關整改意見,對前海人壽提出立即進行問題整改、嚴禁股東不當干預公司經營、切實維護公司局面穩定的監管意見。

    不僅如此,銀保監會還表示,已對前海人壽實際控制人姚振華進行了監管約談,責令改正違規問題,并強調公司股東不得濫用控制權干預公司經營,嚴禁股東利用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和資產轉移,不得侵占挪用保險資金。

    連續七個季度風險評級不達標

    作為姚振華旗下的核心資產,最令前海人壽出名的莫過于其是姚振華挑起“寶萬之爭”的武器。

    資料顯示,前海人壽成立于2012年2月,是首家總部位于前海蛇口自貿片區的全國性金融保險機構。

    2015年,姚振華通過前海人壽的險資撬動多家金融機構的資金,成為與華潤爭奪萬科第一大股東的“野蠻人”。2016年,姚振華再次利用前海人壽“狙擊”格力電器。

    雖然入主萬科和格力失敗,但姚振華多次利用前海人壽的行為遭到監管重罰。2017年,保監會對姚振華給予撤銷任職資格并禁入保險業10年的處罰。同時,前海人壽及公司其他高管也分別受到不同處罰。

    目前,前海人壽仍是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重要股東。同花順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前海人壽通過旗下保險產品合計入股24家上市公司,持股數量合計約為5823.32萬股,對應市值超過144億元。其中,南玻A依舊為前海人壽持股比例最高的公司,前海人壽通過三款保險產品持有南玻A共21.16%股份。

    近年來,隨著無序擴張和粗放發展,姚振華及寶能系陷入資金危機。此前風頭十足的前海人壽也受到影響,盈利能力快速衰退,這也被視為引起此次人事大動蕩的核心原因。

    數據顯示,2016年的前海人壽經營業績達到最高峰,當期公司實現保險業務收入220.45億元,凈利潤40.99億元,在人身險公司中排名前十。

    而2021年,前海人壽實現保險業務收入718.41億元,但凈利潤僅為2.46億元,五年間縮水94%。今年一季度,前海人壽的保險業務實現收入109.55億元,同比減少80%,凈利潤由盈轉虧至23.23億元。

    與此同時,前海人壽的償付能力堪憂。今年一季度,公司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66.39%,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10.17%,逼近50%、100%的監管紅線。且自2020年第二季度至2021年第四季度起,前海人壽連續七個季度風險評級為C類,長期低于B類的監管紅線,主要因公司操作風險得分較低。

    2021年第四季度末,全國179家保險公司平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32.1%,平均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19.7%,僅有8家保險公司的風險綜合評級被評為C類,4家保險公司被評為D類。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被男人C到欲仙欲死